蛋疼叫兽

AD5

吸毒的人逃不过魔咒

154人参与 |分类: 公益禁毒|时间:2017年05月06日 16:20

我在云南的时候,住在大理的一个酒吧后面,有一次托酒吧的伙计替我雇一辆车去环洱海。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伙计来叫我起床,说司机已经到了,就在门口等。我出去看见一个黝黑瘦削的中年男子,站在一辆破旧的尼桑车边上,很腼腆的笑着。

那时正值大理的旱季,阳光刺眼,环海公路还没有完全修好,柏油路夹杂着土路,两边是农田。一路颠簸。尼桑车里没有空调,为了通风,师傅开着半扇车窗,路边的扬尘呛得我几乎没办法睁眼,同时还止不住汗流浃背。师傅为车里的条件道歉,很谦恭的态度,我也不能再抱怨什么,一路无语,很快就困乏了。

到喜州的时候,我已经几近昏睡了,师傅摇醒了我,说,别睡着,睡着了就看不到洱海的风景了,一会车子绕到海东,从海东往西面看,洱海映着苍山,很好看。师傅又说,如果你真的太闷的话,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于是我听到了他的故事。

我今年43岁,身体已经不行了,我吸了20年的白粉,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我很多朋友,以前一起吸的,都死了。活着的,像我这种,也没有明天。

我说这些给你听,没有别的意思。你看得起我,我多说两句,你要是看不起我,不理我,我就不说了。

你是杭州人?浙江理工好像也是在杭州吧。哦哦,我女儿在那边读大学,不过我一次也没去过。

现在的小孩子都是很现实的,她以前是她爷爷养大的,她爷爷死了之后,她就不来了,和她妈妈去过了。后来过节的时候她过来,她过来一次,我就给一点钱给她,她过来的次数就多了。我能怎么办,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所以说,我是不会有人为我送终的。

我现在的女朋友年纪小,也就二十七八岁。她以前也吸这个的。她3岁就没了妈妈,12岁又没了爸爸,一个人漂在外面,就学坏了。她很漂亮的,所以我觉得她很可怜。现在说实话,要不是想到她,有时候我真的想去死。我一无所有了,身体也垮了,要不是想到她要是没了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我死死掉也就算了。

我这种人,为什么会和她好呢,因为她以前也是这种人,吸了毒,没钱就出去卖,也不干净的。像你们这样正经的女孩子,我绝对不会去招惹,我自己已经这样了,不可能再去毁掉别人的一生的。

她是要结婚,但是我想想还是不要了,都这个年纪了,这种事情无所谓的,再说结婚么,就是两个人都要负责任的。我这种身体,是不可能负什么责任了,不要看现在没什么,随时生个病,就要死的。真的,我没力气,饭量也不大,人虚。我以前很多朋友都这样,戒毒好几年,本来看上去也蛮好的,生了个病,一下子就没了。死了一百多个,像我这个年纪的。

我第一次吸毒,20岁,我刚从劳教所里放出来,朋友过来为我接风。哦,之前我在酒吧门口打了人,把人脑袋都敲开了,才进去的。我朋友给我接风,去了KTV,也就是那个时候的卡拉OK啦。那个时候吸毒不像现在,偷偷摸摸的,那个时候就在座位上摊开来吸,像现在喝酒唱歌一样随意。我之前是看人家吸,自己不吸,但那天我吸了。我一吸就是半年,也没觉得身体有多难受,后来戒了,也没觉得有多难戒。

第一次戒了毒之后,我去跑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去跑车,本来我是做生意的。那个时候我条件蛮好的,在这里的小伙子里也算帅的,而且刚刚结婚。我不跑车,大概不会复吸上瘾。

毒品这种东西,是会在身体里累积的。第一次很好戒,就是那种小发烧的感觉,肚子有点阴痛,不过一两天就过去了。但是后来,一次比一次难戒,这种痛苦,生不如死啊。

我去跑车,12万买了个4吨的卡车拉货。真的很累很累,而且空虚寂寞,连说话的人也没有。所以我又开始吸了,这次吸得多,就戒不掉了。不过我那个时候身体还可以,卡车轮胎,那么大,我一下子就扛起来丢到卡车后面去了。现在我根本抬也抬不起来。我和你说,老卡,十个里面有九个都吸毒的,还有就是嫖,一身性病。很乱的,因为空虚寂寞。

门徒里面刘德华说的么,不知道是毒品可怕,还是空虚寂寞可怕。他不是做卧底到后来也吸毒了么。也是因为空虚寂寞。

我老婆,哦不对,应该要叫前妻,她现在嫁了个小她8岁的人。那个男的本来刚刚结婚,小孩子才几个月,我老婆一下子给了他老婆20万,叫他们离婚。他老婆是漾濞山上村子里的人,从来没有见过20万,所以也就答应了。没办法,我老婆有钱啊,你想,我们离婚的时候,我四间铺子都给她了,20万对于她,也不算什么。我们离婚的时候我女儿才一岁半,本来判给她养。我那时候想她一个女人不容易,我反正也已经吸毒了,只要她们娘俩好,我自己怎么样无所谓的,这么一想,我就什么都给她了。结果我只拿了两万块钱,就被扫地出门了。到头来没想到啊,女儿还是我带,养在我爸爸那里,我老婆真的是不知道养小孩是怎么回事啊,女儿一岁半就离婚了,之前尿布都是我洗的,我舍不得她洗。不过现在她知道了,她给那个男的生了个小孩。不过我老婆也学精明了,我是听别人说的,她和那个男的约好了,如果以后离婚,那个男的是不能分财产的。这种男的,当初自己小孩子才几个月就肯抛妻弃子,肯定靠不牢。

刚结婚的时候,我老婆也想和我一起吸,但是我不肯让她吸。我死不死无所谓,但是毒品不好,一沾就完了,这个道理我是知道的。

你问我有没有去过戒毒所?我当然去过,去过很多次,但是戒毒所这种地方,根本就不能戒掉毒。为什么呢?你本来认识的人里面,只有个别几个吸毒,但是一进戒毒所,就不一样了。我们那个时候一个戒毒所关了一千多个人,一关就是一年多。一出来,你原来认识的人知道你吸毒,都避开你,和你熟的人,就是戒毒所和你关在一起的人。你的圈子一下子全部都是吸毒的了,人家一复吸,你也跟着去吸,再也戒不掉了。

中国的法律不健全,美国那种,一定要抓到你正在吸毒,才会把你关起来。中国不是,中国是知道你吸毒,就冲到你家里,验你的尿,验出来就把你抓起来。那时候戒毒所的人,有几个是自己进去或者家里人送进去的?都是这样被抓进去的。

我进去很多次了。我不搬家,搬家也没用,他们照样找得到我。他们一找到我就验尿,一验尿我就又进去了。不过我在里面每次都能当上牢头狱霸,也不是我要这样,没办法啊,你不欺负别人,别人要欺负你,所以我只能当牢头狱霸。在戒毒所里,已经没有尊严没有自由了,不能再被别人欺负。

你电视里看到那种戒毒所,好像和疗养院一样的,那都是假的。其实戒毒所比监狱还要乱。监狱里还可以上诉,戒毒所谁管你啊。别人把我们叫人渣,其实根本不把我们当人。戒毒所里死的人多了,病死的、干活累死的、被管教打死的,还有就是自己内部搞帮派斗争死的。反正就是月月死、天天死。

还有就是吃的差,一点白菜汤泡饭,天天吃。我们没日没夜的干活啊,吃这种怎么够。饿得慌,一个月也吃不上肉。我们一天要剥十斤青蚕豆,不是连壳十斤,是剥干净的十斤,不但要剥外面的壳,还要把里面的皮皮剥掉,剥出米米。很多人剥着剥着手指甲就翻起了,忍着痛还继续剥。那个血啊烂啊痛啊,整根手指都要废掉。剥不了的话要被体罚,叫你三秒钟把衣服脱光,一件不剩,手抱后脑勺,做五十个深蹲起,当着男男女女所有人,一边做一边自己数数。做完了瘫倒在地上,管教还要打你,踢你。如果领导下来检查,他们就把管教吃饭的盆子端到我们面前,里面都是肉,油光光的,好像我们平时就是吃这个吃的很好的样子。领导一转身,他们就把整个盆子端走,还是给我们吃白菜汤泡饭。他们盆子里的肉,我们一点也吃不到。

一旦吸了毒,就没有人再把我们当人了。我上面有三个姐姐。你知道,我爸爸是当兵的,平时没空管我们,家里小孩都是一个大的带一个小的,这样拉扯大的。我最小,是我小姐姐带大的。现在我的几个姐姐都有了小孩,这些小孩看见我都绕着走,根本不会来打招呼。我吸了毒,家里人都变成这个样子,很正常。只有我小姐姐对我好,两年前我从戒毒所出来,我跟她说我不吸了,这次是真的不吸了,只有她还相信我。我这辆车就是她买给我的,她叫我靠这个赚钱。她手上有钱也经常给我一点,背着她老公。

我爸爸七年前死了,那个时候他已经生了30年的糖尿病。他是当兵的,平时很注意锻炼。但是30年拖下来,很多并发症上来,最后把心脏拖垮了。现在想起来,他要是不去装心脏起搏器,还能多活几年,刚装上心脏起搏器,不到一个月就死了。唉,他死的前一天去了医院,是我小姐姐陪他去的。我本来要陪他去,他说不用。那个时候我女儿还在上学,是他在带,他和我说他住院的话第二天就没有人叫我女儿起床念书了,让我回去看着。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死了。我现在想起来心里还痛,我觉得他的死和我是有关系的,我吸毒伤透了他的心,他才心脏病的。他到死还没看见我戒毒。

我爸爸当兵,文化程度高一点。但是他运气不好,那时候他正营级,刚刚要升,就查出来糖尿病,他就去养病了。在部队养了七年,但是这种病怎么可能养得好呢?他后来只能转业了,我小时候跟他在部队,他转业了我也跟着回来了。我在部队的时候学习还蛮好的,回来之后就没心思读书了。我女儿上高中那年他死的,那个时候我女儿也大了,自己懂事了,所以后来没像我这样学坏。所以说我女儿能考上大学,浙江理工,都是因为我爸爸带的好。

我爸爸死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钱了。那一年我卖掉了家里最后一座房子。房子就在三塔脚下,蛮大的。一个完整的四合院一样的小院子。我盖房子加上装修用了13万,我卖只卖了16万,相当于地钱都没有拿回来。但是我没办法,我要吸毒,吸到后来每天几百块、上千块也有可能,所以只能卖房子。我卖最后一套房子的时候,我爸爸没有说什么,他的心脏已经不行了。说不动我了。

我爸爸本来那年就可以办出离休证了,办出来的话就算老干部,他还可以享几年福。但是还没办出来他就死了。他这一辈子,半辈子当兵,半辈子糖尿病,儿子吸毒,他就没享过福。

我妈妈还健在,她现在很怕死。八十几岁的人,平时吃东西很多忌口,稍微生一点小病就要我姐姐陪她到昆明去看。我爸爸是一下子死掉的,但我估计我妈妈死前还要煎熬一段时间。她太会保养了,身体也怕死,时候来了肯定会反抗的。我不想煎熬,如果我感觉自己要死了,我就自杀。我妈妈要死,我姐姐们肯定会救她,让她煎熬。但是我要死,没有人会管我的,我女儿不会,她已经很现实了,我妈妈和我姐姐们也不会,她们没有这个心力再顾我了。

你问我毒品这个东西什么味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就是晕乎乎的,什么都顾不上。就是吸了毒,你跟我说话,我根本顾不上理你,我连听都听不连贯。就是有只苍蝇叮在我脸上,我有点想把它掸掉,但我顾不上,我的手已经没有感觉了,我就这么呼呼两下,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吹,都顾不上了。其实毒品,吸多了也难受,要吐,但是那种感觉,就是让你什么也顾不上了,于是忘记了烦恼,忘记了空虚寂寞。这种感觉一旦印在了你的脑子里,就永远也忘不了了。

现在年轻人也有吸毒的,不过都是新型毒品,K粉、冰毒、黄麻碱。这种毒品吸了之后会乱来,男的女的睡来睡去,不像我们那个时候,只有海洛因。海洛因吸了就像死过去,没力气乱来。不过现在的海洛因也不纯了,掺了东西,没有以前那种感觉。我反正已经吸不动了,现在从戒毒所出来,还要送到康复中心去关三年,还是会干活、被踢、被打,吃猪食,这种苦,我吃不起了。

你现在看到山底下那个矮房子,就是戒毒所。戒毒所面朝着洱海。我和我爸爸从军队回来,经常在洱海边钓鱼。我逃学就是为了钓鱼。我早上出去,背着个书包,他们就以为我是去上学了,其实我去钓鱼了。中午我回家吃饭,他们以为我上学回来,其实下午我还是会去钓鱼的。我一个人可以钓十几斤鱼,但是我不敢拿回家,要么放掉,要么扔掉。其实鱼的嘴破了,就算放回去也活不了,只能等死,就像我现在这样。洱海里的鱼现在也多的,而且也有禁渔期,不过都是人工投放的鱼苗,以前那种最最好吃的弓鱼已经没有了。我小时候钓起过很多野生的弓鱼,都扔回海里让它们去等死。

海东干燥,海西湿润。说来奇怪,雨一下到海东就停了,有时候刚好下到这个岸边,就不下了。所以你看,海西那边的苍山,翠绿翠绿,海东这边这个山,就光秃秃的。以前双廊穷得很,人人都穿那种裤腿很大的裤子。他们可以不脱裤子拉屎,拉完了也不擦屁股。后来杨丽萍在双廊开了客栈,双廊就越来越富了。不过的确,从海东看海西,又能看到苍山,又能看到洱海,空气干燥,看的特别清楚。

我中学的时候经常和朋友去苍山上,山腰那边有三潭水,水很清,弯下腰可以直接喝,甜的。苍山你这样看像个屏障一样,一目了然。其实,苍山的背后还有一座连着一座的大山,没有尽头。苍山的每个山头我都爬过。苍山很奇特的一点就是每两个山峰之间都有一道泉水,直接注入洱海,所以洱海里养出来的鱼,肉是甜的。

我和我老婆就是在三潭水那边认识的,那时候大家十二三岁,刚刚开始发育。她是最漂亮的一个,不骗你。如果她不漂亮,现在也没有小她8岁的男的看上她。不过我也不差,你大概现在看我是看不出来了,呵呵。我们8年的恋爱,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离开我。我本来以为我们就要这样一直过下去,死了也埋进一个坟墓里。但最后还是没有。她现在还是很漂亮,过的也不错,我那个时候不让她吸毒,是对的。我女儿也漂亮,像她妈妈,一直喜欢她的男同学都很多。她们两个好,我也就没怨言了。我现在的女朋友,有一点像我老婆年轻时候,不过还差一点,所以我第一次看到她,就动心了。

我有一点想不通,为什么我老婆那个时候都肯和我一起吸毒了,却不肯和我过一辈子呢?

我年轻的时候做过很多生意,最开始是卖大哥大,后来卖管子、灯具,超市、饭馆我都做过。在古城从一间铺子做到了四间铺子,条件在那个时候算很好的了。我老婆和我离婚以后有一段时间还回来和我一起开店,那个时候我以为她还是会回来的,所以生活有一点希望。过了没多久,她又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年轻时候有很多很多朋友,后来很多人去吸了毒,陆陆续续死掉了。我最好的那个朋友,从小一起逃学去钓鱼的那个,也吸毒,他和我一样,40岁终于戒了毒,一开始蛮好的,有一天走在路上,突然吐血,就死了。他老婆也跑了,没人给他收尸,就这样两个警察把他一包送到火葬场去了。他死的时候下身已经烂的一塌糊涂了,连裤子都脱不下来,最后连他的旧裤子一起火化了。

后来我小姐姐给我一台电脑,我不会用,就看看电影。虽然还住在古城里,但是感觉和社会脱节了。我其实不是一个坏人。不是说吸了毒就一定是坏人。我把钱给老婆,为了给女儿一个好一点的环境。我不愿意耽误现在的女朋友,我对兄弟也是很好的,虽然他们现在差不多死光了。唉,吸毒这个东西,会把人全部掏空。你在外面吸毒,家人没了,钱没了;你进了戒毒所,自由、尊严全没了。一吸毒,什么都没了,一个人的精气神,一下子被掏空了。

往事不堪回首,我想不通人为什么这样折磨自己,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去吸毒。我年轻时候的性格如果像一张方桌子一样,现在就被磨得和圆桌子一样了。43岁,别人说正当年,但我什么理想、抱负都没了,也就没了脾气。现在看我女朋友,我心情才稍微好一点。我们去夜排档吃螺丝,她可以吃掉三十块钱的,我最多吃十块钱的。她以前虽然做过鸡,也吸过毒,但是她年轻,戒的早。她现在在酒店上班,一天工作八小时也没问题。但是我不行,我只能开开车,开累了就要去休息。所以基本上现在是她在养我。我就怕我死了,她伤心,又开始吸毒。她那么年轻,如果再也不吸毒的话,人生还是有希望的。

我又开始说未来了,我还有什么未来呢。我更不敢想的是过去。吸毒,带给我的是一生的空虚和失落,虽然当时我也是因为空虚和失落,才开始吸毒的。

我只能过一天算一天,这样活下去。

下车的时候,我在车钱里多塞了一张百元钞,他发现了,坚决不肯收。我打开后车门跳了出去,一路跑远,拐进了小巷子。他没有办法,才收下。晚上我在酒吧极其昏暗的烛光下摘理了他的故事,心情沉重的像苍山顶上覆盖着厚厚的阴云。

AD6

来源:博客,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

AD7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观点。

AD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