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学社,君天盟

一个成就颇高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的历史人物-饶漱石

398人参与 |分类: 行业规则|时间:2017年09月19日 15:51

陈毅作为华野军事司令员负责前线军事指挥。饶漱石作为华东解放军总部的最高负责人、华东局书记、华东解放军及华东军区政委负责全局统筹及指挥(地位类似东北局初期的彭真)。

此时,饶漱石是华东战区的最高统帅。从1947年2月到1947 年7月,饶漱石作为华东战区的最高统帅,领导和参与指挥了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白塔埠战役、蒙泰战役、南麻临朐战役等。

饶漱石作为华东战区党政军最高负责人,不但 统筹后勤工作,也参与前线指挥工作,军事工作根据中央军委制订的总军事方针和战略部署,督导华东各部队切实执行中央军委的统一战略意图。

饶漱石担任华东战区军事负责人期间,直接指挥了山东的胶东保卫战、胶河战役、周张战役、潍县战役、兖州战役,是山东解放的最大功臣,受到毛泽东的表扬(见杨尚昆《回忆高饶事件》)。

饶漱石还指挥了苏北的李堡拼茶战役、盐南战役、益林战役。 1948年7月,饶漱石策划攻占济南。饶漱石召集华野东、西兵团的指挥人员,举行了第一次曲阜会议。

饶漱石 由于参加中央9月会议,派华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带来济南的军事情报,并委托粟裕主持华野东、西兵团会商攻济打援(华东的济南战役攻城和中原的济徐战役打 援),1948年9月15日饶漱石回到华东局,指挥了华东的许世友的攻城作战(许世友的作战部署是饶漱石批准的)。

1948年10月,饶漱石召集了华野东、西兵团的指挥人员,举行第二次曲阜会议,饶漱石主持会议并制定了淮海战役的作战部署。淮海战役开始后,饶漱石作为华东战区最高指挥官,全面负责华东方面的指挥工作(包括军事情报、军事部署、兵源补充、俘虏处理、前线支 援等),和中原前线总前委一起指挥了淮海战役。

京沪杭战役(包括渡江战役、上海战役),饶漱石作为第三野战军政委和邓小平一起指挥了渡江战役(渡江战役是华东局、淮海战役总前委、华东军区一起指挥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饶漱石任中共华东局第一书记,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 1952年饶漱石奉调北京,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

1954年被作为“高饶反集团”(高、饶)主犯,受到批判。1955年3月被开除出党。 1965年8月,因潘汉年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判处饶漱石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10年。

1965年9月23日,被假释出狱。 命爆发后,1967年饶漱石被重新收监。 1975年3月2日病死于秦城监狱,享年72岁。
饶漱石倒台后,华东军史被后人不断篡改。

华东人民解放军总部的历史存在被无视。由华东人民解放军总部兼充的华东军区,则被用来取代华东人民解放军总部,并将其贬为地方性质;实际上是将华东人民解放军最高指挥机关即华东人民解放军总部的功能抹杀掉。

由于当时华东人民解放军总部主要是由饶漱石、张云逸等主持,抹掉华东人民解放军总部那么华东指挥功劳就全归华野军事指挥员,再将饶潄石在华野长期担任的政委职务抹掉,再抹掉山东战区的谭许王,则华东以及淮海战役战功就似乎全归在粟裕名下了。于是出现了一个特别高大的华东战神。

毛泽东1948年淮海战役前夜致电华东局书记饶漱石,严词批评华东局及粟裕: 漱石同志: 自中央子虞电至今已九个月,未寒电至今已两个半月,华野前委书记(按:粟裕)对于执行中央请示制度及在军队中开展反对无纪律无政府状态反对事前不请示事后不报告经验主义与游击主义的恶劣作风,至今没有表示态度,亦未申明理由,在此问题上失去主动性,落在一切兵团之后,实属不合。

你是华东军区及华野全军的政治委员,现责成你传达中央意旨,处理此问题,并以结果告为盼。军委三十亥 (1948.10.30)

电文中明确提到:饶漱石是是华东军区及华野全军的政治委

47年七月分兵后,由于在如何进行胶东保卫战问题上发生内外线作战争论,华东局饶漱石的作战方略,比陈粟的集中全部主力在内线作战以保胶东的主张、及谭震林的南下避敌思路均高明太多,也因如此: 47年8月28日,华东局饶漱石取得了胶东保卫战的战役指挥权(谭震林一切行动要听从饶黎的安排); 47年9月22日,中央军委电令东兵团由华东局饶漱石指挥; 47年10月15日,毛泽东电令东兵团及华东中共的一切部队,由华东局饶漱石直接指挥;47年12月25日,中央会议决定:华东局由饶漱石一人管打仗、财政; 48年1月30日,毛泽东电令山东兵团(新组建的)由华东局饶漱石直接指挥;实际上苏北兵团也在一直在华东局饶漱石的直接控制、指挥之下。

2、夺取济南是华东局饶漱石的48年山东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随着周张战役、潍县战役、兖州战役胜利结束后,济南已成为国军的一座孤岛。华东局饶漱石本拟以山东兵团及山东军区地方部队,在48年7、8月份夺取济南; 同时华东局山东兵团在48年7月初,几易其稿制定了接收济南城市管理办法,该管理办法得到了中央的肯定。 而华东局接收济南的市委班子,则在更早之前就在青州成立,该对市委班子一直对济南的各个方面的情况(包括敌情及策反工作)作了大量的调查、分析、研究工作,并定期印制成刊给领导参考。

3、48年7月豫东战役后,粟裕败回山东,由于毛泽东一直迷信粟裕部是主力,而把山东部队当偏师;对山东兵团及山东军区地方部队能否夺下济南心存疑虑;同时对济南守敌的战力估计过高。 恰逢粟裕败退回到山东,毛泽东此时还把已成残废的粟裕部当主力,遂想以粟裕牵头打济南并与之有商量。这使山东兵团许世友等相当不高兴。 考虑到毛泽东的态度,也考虑到或许可以趁机把粟裕西兵团从中原局拉回到华东局来,华东局饶漱石在8月下旬主持召开曲阜济南作战会议,并召粟裕参加;粟接电后即昼夜兼行赶至曲阜参加会议,而许以病为由则未参加会议。会议后期,饶漱石因要参加中央9月政治局会议提前离开,遂由粟、谭主持。

4、粟、谭主持会议期间,粟裕与宋时轮发生激烈的冲突,宋认为10纵在豫东损失太大,若不进行大力补充,则没有能力参加济南攻城战斗;其实宋的10纵当时是西兵团6个纵队中相对损失较小、战力最好的纵队了,“三兄弟”1、4、6纵已被打残,8纵受的伤比“三兄弟”还要重,宋的10纵要是也不能参加济南攻城战,那么西兵团回山东那就纯粹是躺在床上养伤看热闹了;因此粟坚决要宋的10纵上。而3纵是小弟弟伤得也不轻,上济南去打仗也就是为西兵团凑个数,其战力当时比华东局渤海军区参加济南战役的两个地方师还不如(非渤海纵队)。 宋是陈毅的老部下,45年9月陈从延安赴山东即携宋同往;由于有陈当靠山,宋向不怎么鸟粟。宋粟吵架,毛泽东似乎庇护宋,他认为宋是一个爱打仗的主,有仗不打不是宋的风格,宋不想打仗肯定有原因,当然宋在会上骂骂咧咧还放话撂挑子是应该要批评的。

5、在曲阜会议上,粟裕判断济南攻城战役山东兵团至少要打一个多月或两个月,而西兵团打援则支持不了一个月;因此粟要求苏北兵团北上参加打援,从48年1曰30日毛泽东将苏北兵团归陈粟指挥起,直到这时粟裕才真正过了一把指挥苏北兵团的瘾。 由于粟裕的的错误判断,导致毛泽东更是料敌从宽了,他认为济南战役要打两、三个月;从此判断出发,毛动员中原、华北部队为济南战役助阵,甚至彭德怀也率部赶到山东来观战了。

6、9月初饶政委已到西柏坡与毛泽东在一起,向毛汇报了华东方面对济南战役所做的详尽的战前准备工作情况。 在确定济南战役战场主将问题上,饶既想通过举行济南战役之机,把粟裕西兵团从中原局彻底的要回到华东局来,这就需要给粟派点糖吃;但又不想让粟裕无功受大禄、独占济战之功,使华东局和山东兵团此前和即将要做的一切努力都成为他人的嫁衣。因此就有了粟裕全军指挥、攻城由许世友负责这一安排了。而毛泽东对此认为妥当并发电文明确。

7、济南战役的主攻纵队的安排也是有一番算计,从攻城总指挥许世友的角度来说,他不可能主动让小半残的宋时轮10纵来当主攻,而粟裕有想让宋时轮10纵来当主攻,但粟不可能也没能力越过许世友来强行安排。 主攻的确定只有毛泽东和饶漱石可以拍板,在毛泽东眼中粟裕西兵团部是主力,10纵此时又是西兵团战力最强的纵队,当然是应由10纵当主攻;而饶漱石估计不会这么看,但他也认同由10纵当主攻,原因一是安抚宋时轮,更重要的是有激将之意,让助攻的9纵、辅攻的13纵产生争强之意、与主攻的10纵一较高下。

8、饶漱石参加完中央9月政治局会议(48年9月8日---13日)后,当即赶返山东,先到粟裕处、后到前线许世友处进行协调部置,并进行战前总动员。 对吴化文起义问题,饶漱石提出了上、中、下三策,这给吴化文以极大的威慑震动,迫使吴化文摆脱观望、举行了阵前起义,这是济南战役能快速完胜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9、济南战役只打了8天就取得了完胜,助攻的9纵、辅攻的13纵分别得了“济南第一团”、“济南第二团”的光荣称号,风头完全盖没了粟裕西兵团的主攻10纵。此次战役使中央毛泽东看到了由华东局饶漱石指挥的山东、苏北部队(含华东各军区部队共近70万人,不含粟裕西兵团部队人数)强大的战斗力。

就在48年中央9月会议上,毛泽东还认为解放战争还要打个3、5年时间,济南战役展现出的由华东局饶漱石指挥的山东我军强大的战力和随后发起的辽沈战役,使毛泽东在48年11月初,将解放战争还需要的时间,由3至5年改为一年了。

地址: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请发表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