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学社,君天盟

一部让你压抑喘不过气来的电影-《狩猎》

269人参与 |分类: 行业规则|时间:2017年10月28日 14:32

图片.png

作者:高远

卢克斯是一名幼教,在幼儿园很受孩子们欢迎。离婚之后,他与狗为伴,享受着平静的日常生活,每天和孩子们打成一片。

但就在一天早上,园长将他叫到了办公室里,一进去,卢克斯刚坐下,就发觉气氛不对。沉默片刻之后,校长说:

“有一件非常严重的事要跟你说,幼儿园的一名孩子向我反映,你曾向她展示自己的私密部位。”

卢克斯听了之后十分诧异。“怎么可能,我没做那样的事。”园长说:“你不用紧张,我们会调查清楚的。”

如果将时间的指针,稍稍往前拨动一点,我们会发现在幼儿园里,有一个名叫克拉拉的小女孩。克拉拉是卢克斯好朋友的女儿,一直以来就很喜欢卢克斯,这种喜欢带着早熟意味。也许是因为卢克斯经常带着她去上学,送她回家。她对卢克斯产生了一些爱意,专门将自己制作的爱心送给他,还趁机捧起他的嘴去亲吻。

面对克拉拉的“爱”,卢克斯知道要正确引导。

那天,在被克拉拉吻过后,他把她叫到身前说:“你只能亲吻爸爸和妈妈,知道吗?”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那颗爱心:

“还有这个,是你偷偷给我的吗?”

克拉拉显然是个敏感的孩子,她察觉出卢克斯的姿态,否认说:“不是我的,我不知道。”

说罢,一脸失落地走开。

就在放学之后,面对园长,克拉拉撒了一个致命的谎:

“我不喜欢卢克斯,他对我做了我不喜欢的事。”

园长问克拉拉是什么事,克拉拉描述了一个猥亵场景,具体细节描绘得十分清楚。园长听了之后万分诧异,她知道卢克斯是个离异男人,但没想到这么病态。

对一个孩子猥亵,这在任何地方都不可原谅。但卢克斯其实什么也没做,克拉拉之所以说出那种话,只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从大孩子那里了解到了,并知道那是非常不好的事。作为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她想情绪化地表达自己。

然而,就是这样的“小邪念”,彻底改变了卢克斯的生活。

很快,儿童保护协会的人,来到幼儿园询问克拉拉情况。克拉拉明知自己撒了谎,但害怕受到大人的惩罚,于是在调查人员的追问下,继续坚持那个可怕的谎言,说自己被卢克斯碰过了。

第二天,卢克斯就被辞退。

他想找园长解释清楚,园长根本不见他。

“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她还是个孩子啊!”

很快,镇子上的人,一个接一个开始孤立卢克斯。万般无奈之下,卢克斯只好去克拉拉家,向自己最好的朋友求助。面对自己最信任的伙伴,他说:“你可不可以问问她,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
没想到,朋友一脸冷峻道:“你的意思是说她在撒谎?我的女儿,她从来不撒谎。”

就在这个时候,克拉拉从卧室走了出来。

母亲将她抱回卧房之后,她说:“对不起,我记错了,现在大家都不喜卢克斯了,他没有做我说的那些事。”

可是母亲抚摸着她的额头说:“不是你的错,克拉拉,你知道吗,有时候我们,会选择忘记不愉快的经历,你只是受到了惊吓,忘掉了也好。”

镇子上所有的人都相信卢克斯干了那件事,每个人见了他都不爽,恨不得冲上去打他一顿。

只有卢克斯的儿子,相信父亲绝不是那种人。他跑到了克拉拉的家,想找镇子上的人理论,结果最后被轰了出去。父子两人彻底被孤立开,成了所有人憎恨的对象。

一天夜里,一块石头,“砰”地一下被人砸进窗户,幸亏卢克斯躲避得及时,否则整个脑袋就不保了。当他恐惧地来到门外查看时,发现屋外有一只塑料袋,打开一看,那里面装的,是自己心爱的狗的尸体。

镇子上有人用一条绳子,把他的爱犬给吊死了。

凄冷雨夜中,他孤身一人,将自己的爱犬埋葬。

接下来的生活,变得更加绝望了。

卢克斯去超市买肉,售货员冷冰冰地说:“没有。”

“我要的就是这样的肉。”

“我们不卖给你,请走。”

卢克斯一脸痛苦地说:“你们没有权利这样做……”

结果膀大腰圆的售货员,走到他面前给了他一拳:“你滚吧,以后别让我看到你,这家超市不欢迎你来!”

卢克斯被人架了出去,还被他们凶狠地拳打脚踢。每个人都觉得他活该,应该用正义的拳头消灭他!

从此他的生活陷入冰窟。

镇子上的人愤愤不平,谁都以为自己在主持正义。是的,对一个变态狂,他们认为就算打死也不为过,克拉拉还是个孩子啊!

这时候,更多的流言出现了,说卢克斯有个地下室,经常带着孩子们去那里,无数次地猥亵他们,说他一直控制着孩子们,让他们不敢张扬这件事。

这时候,司法调查介入了,可是最后警方还了卢克斯清白,证明一切都是胡说八道。

但这无法改变镇子的人,他们坚信克拉拉没有撒谎,一个小孩子不会说这种谎话,毕竟一个女孩没见过那场景,绝不可能将它描绘出来。

卢克斯的生活越来越糟,但面对周围人的敌意,他坚持自己是清白的,所以也不愿离开这里。

平安夜那天,镇子上的人都去教堂祈祷。谁也没有想到,卢克斯一身正装出现了。他坐在教堂的最前排,死死盯着唱诗班的克拉拉,然后悲凉地看了自己朋友一眼,那眼神中充满了失望和痛苦,最后,他走到他面前大声咆哮:

“你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看到什么了吗?什么也没有!”

卢克斯不能理解,为什么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不能信任自己,站出来说话。人性深处居然是这样漆黑,看不到一丝幽微的光亮。

这时的他,已经被镇子上的人,折磨得完全不像个正常人了。

他知道自己百口莫辩,永远无法扭转这些人的态度,他们的看法已根深蒂固。

克拉拉的父亲回到家里,来到女儿的卧房,突然悲伤道:

“我和卢克斯是很好的朋友,我们有着许多快乐的回忆,一起骑摩托车,一起偷苹果…”

这时女儿望着他说:

“我说了傻话,他什么也没做。”

父亲这时候也明白了一切,但无济于事,他一脸悲伤地说: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恶意,如果我们互相支持的话,恶意最终会消散。”

当晚,克拉拉的父亲,来到好友卢克斯的家中,和他一起喝了一瓶酒。随后镜头一转,一年过去了,对卢克斯的孤立似乎结束了。

在冬日稀薄的阳光之下,他和镇子上的人握手言欢,彼此眼中都是信任的光泽。难以言说的痛苦和悲伤,似乎已经被平和替代了。这天是卢克斯儿子的成人礼,大家要带着他去林中狩猎。

大家来到了森林中,破碎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林子里有一只鹿在游荡,它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已成为卢克斯眼中的猎物。就像卢克斯意识不到自己的处境。

当卢克斯观察它的时候,“砰”的一声,有人开了枪,差点将他爆头在树林里。卢克斯朝远处望去,只见一个人站在天光下,十分冷静地端着枪面对自己。

这镜头看上去如此诡谲,那人背后的天光,让他看上去如此圣洁,却恰恰让人感觉到残酷与荒诞。

是的,噩梦远没有结束,还有人坚信卢克斯做了那件事,而且要以正义审判之名,把他这个“该死的变态”,送到地狱十八层去……

面对这样的“审判”,卢克斯的眼神再次黯淡下去……

这就是电影《狩猎》。

当我看完这部电影,我足足抽了半包烟才缓解了我满腔的压抑和无力。

地址: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请发表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