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说说 > 正文内容

这是我送走的第一个病人

doudou7年前 (2017-05-03)短篇说说661

13年某晚在急诊夜班,收了个上消化道出血的病人。那是我实习第二个月(还啥也不懂),第一次见到鲜血像趵突泉一样从口中往外咕嘟的场面,好震惊。老头刚来的时候还很清醒,还对我带教说“医生,我呕了好多血”,那时候看得出他真怕了,但是还不认为自己会死。然后因为出的太凶,很快就意识模糊了,我记得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医生,我好冷”(出血太多太快),我只能给他掖好被子,然并卵。

最终他没能等到去手术室就没救了,只是机械维持循环呼吸等着他孙子从深圳赶来见最后一面。

他老伴在有限的探视时间里,握着他的手,一直呼唤他,很难过,很焦急,期盼奇迹发生,我们都不忍心告诉她,人其实已经算是死了。

几个小时后孙子赶来,眼泪啪嗒啪嗒掉,不停叫爷爷睁开眼,然而奇迹绝大多数时间并不会发生。

他们全家人自始至终很克制,没有哭天抢地,没有吵到EICU其他病人。可那压抑的悲痛,并不因声低而稍减,反而深切有如实质,压的我喘不过气。我好想崩溃,难道这就是我以后工作的常态,我真的能承受这份压力?

老头是个教授,明明有出血史,还忍不住去酒桌胡吃海塞,生生把自己作死了。毫无准备,连遗言也没有来得及留下。当时我就决定,如果家属有问,我绝不告诉他们老人最后一句话是“医生,我好冷”

事后,我们抢救半天累瘫在医生办椅子上,他儿子进来说了句“你们辛苦了”,我眼泪再也憋不住流下来。这是我送走的第一个病人,很锥心的难过,我读了四五年书,然而现实就这么把医学的无力,生死离别的残酷展现在当时尚懵懂的我面前,没有书教我怎么应对。只有那句“你们辛苦了”支撑着我,后来再难再委屈也没有放弃医学,我知道这世上还有好人,好人会生病,会需要医生。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凹凸学社,君天盟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ddsky.cn/post/140.html

分享给朋友:

“这是我送走的第一个病人” 的相关文章

【视频】苍蝇一分钟的生命 One Minute Fly

这是一个薄雾未散的清晨,四周一片寂静。在一片菜地中,某张萝卜叶上,有一枚毫不起眼的虫卵。不久,里面的新生命颇见而出。这是一只心情愉悦的苍蝇,但是它的快乐和 新鲜感并未 持续太久,因为头顶上的计数器分明显示它只有一分钟的生命。一分钟?如此之短,该如何度过?正当它惊慌失措之时, 一张死去前辈曾用过的清单...

今天是她的生日

大学一个同学,校草级别的,一直没有女朋友。从不和女生暧昧。那晚,同学聚会,他喝醉了。我们才知道他有过一个女朋友。他醉笑道,汶川地震的时候,女朋友让我先出去,前脚刚踏走废墟就把出口堵死了。营救的时候女朋友在下面发了短信,我撑不住了,如果我能出去的话,你娶我好不好。所以八年我一直是一个人。今天,是她生日...

她算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母亲吗?

有一个女孩,妈妈是个不大不小的官,手里有个把权力。有一年,刚好赶上辖区国企改制,下岗遣散人员,然后经过这位领导的一系列操作,这笔钱最后就进了她的口袋,至于下岗工人,who care(抱歉原谅我蠢蠢的英语,评论区有人说是cares,敲黑板,加s。)?这个女孩就生活在这样富裕的环境中,喜欢音乐,喜欢旅行...

当人妻不行,成了美国人的女儿

当年在美国上master时,认识一名师姐。单亲家庭,条件一般,在我校念了个冷门文科专业。师姐的母亲只是个中学英语教师,收入不高,师姐大学毕业后,是抱着必须留在美国的想法,借钱来上学的。谁知时运不济,毕业那两年美国经济不好,到处都在裁员,本地人都哀鸿遍野,更别说师姐这种念文科的外国人了。师姐坚信人定胜...

看到这个我心碎了

去年,我十五岁的堂妹被检查出尿毒症,身体各系统均已损坏,饭肯定吃不下去,我当时并不知道她这么严重,对她说:“多少吃一点,你爸爸才会高兴。”她听完,立刻硬扒拉了两口,然后对她爸爸说:“爸爸你也吃啊。”她爸爸拿起那碗面,也装作很有胃口的样子大吃起来,甚至嚼都没嚼。堂妹知道她爸爸守候她两天两夜特别辛苦,就...

如果有一天你爸也躺在床上

爷爷肺癌,去世前几天几乎不能说话,和我妈去医院看他,他所有的儿子都在,他看到我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我留下;我很惶恐,凑近问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听,因为有些字实在听不清,还要重复一下问他,错了他就摆手重新说,那句话是“以后有一天你爸也像我这样躺在医院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