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学社,君天盟

普通人不了解蹲监狱,来我告诉你。

36人参与 |分类: 人性解码|时间:2019年09月07日 10:21

一几年年中自首的,原因是交通事故,一直调解未成,被上在逃了,所以自了首。原本打算自首然后继续调解判个缓刑,结果对方不行,实在天价扛不住,最后坐了实刑,认罪态度好,最终两年。

作为亲身经历者,我写了两部分:

第一部分  在看守所。

看守所是个充满希望的地方。为什么说充满希望?因为你在看守所里会经常碰到判缓刑的,判6个月不够送监狱就出去的,甚至有某些有关系......就出去的,更重要的是因为我国的司法程序,最终法院的判决需要等,而在这个期间就是无论你的做了多大恶,你内心还是期盼着你的律师能干过检察院的公诉科让你少坐点牢。包括在看守所坐了两年直接吃花生米的。

一  阿荣

瘦瘦小小的个子让人毫无防备之心,但是你错了,他和他表哥一起入室抢劫,被人发现杀了两个人,很快就被抓住了。这种恶性事件一般来说除非天价的赔偿金和深厚的关系网能弄个死缓,不过像阿荣这种,肯定是吃花生米了。但是他依旧充满希望,每天很开心,很有希望的像判个缓二。我进来的大概第28天吧,某一天早上五点多,管教先来拿了西瓜,单独把他叫了出去,然后就再也没回来了。靠铁门的人偷瞄,说一出门后武警把裤腿绑了,说是怕犯人吓的拉屎拉到外面。自始自终我从没听说过他家人有来看过他,后来我成了号长后,管教让我去干活收拾犯人遗留物品时,指着一个包裹和大衣说这是阿荣的。让我放到一个角落,以便日后他家人来领。我问,执行时候家人没来吗?管教让我别多问。我猜应该是没人来吧。一个20岁的少年终究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二  我

从进入那天算起,一直到判决的时候,我始终认为自己是缓刑,我认为我老爹能说服对方,出钱拿到谅解书。(在看守所除了律师是不允许见其他人的,包括家属,直到判决书下来方可。)但事实上我老爹想了很多办法,找了很多人游说对方,可是面对对方天价的赔偿金,最终坐了实刑。

那是一个上午,管教把我喊到接待处,隔着铁窗法院的人读了判决书,依法判决有期徒刑两年,还告诉我有上诉期不服可以上诉。尽管此前做了无数次的心里暗示告诉自己别害怕,但是当听到有期徒刑两年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理世界都崩塌了,我居然无比清醒的认识到我将要去监狱继续呆一年半才能重获自由。法院问我是否当场上诉,我说我考虑一下。

回到监舍后,我一天没吃饭。躺在床上扭住头一直在流泪,想我的父母,想我的妻子,想外面一切美好的事物,恨自己,悔恨发自内心的后悔自己为什么如此冲动。但有错必罚,我也深刻明白了这个道理。第三天我跟管教说我不上诉了,第四天就见到了我的父母和妻子还有几个小伙伴。隔着铁窗我故作坚强,跟他们说我还有一年半而已,很快的。我爸没说话也没哭,我知道他尽力了。我妈和我妻子哭哭啼啼,小伙伴也哭哭啼啼,就这样连哭带说的30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几天后,我同其他判决下来的犯人一同坐上了囚车去了200公里外的监狱。

坐在囚车里,带着手铐脚链看着窗外已经进入冬季的世界,原本萧瑟的世界变得更加萧瑟。几年过去了,我甚至都回想不起来我怎么坐着颠簸的囚车进的监狱。

第二部分   监狱时光

一    入监队

入监队是所有新犯人进来后先到的地方。在这里学习监狱的管理条例和思想教育。入监队是很严的。每个监舍都有舍长,也叫做号长。当然在监狱里当号长(你们懂的)方圆500里的县市的犯人都到了这里,可就不比一个小县城的看守所了。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一应俱全。

从进去那一刻我知道我作为一个外省人,举目无亲,没有一个同乡或者其他关系的。进去后的第二天,我们所有新人就经历了站队列,从早饭后所有新人开始站队列。整整一上午,而在这个时候就是新人们认人的时候,有同乡关系好的,同学的,或者混社会有点名号的等等,号长们就开始逐渐把这些人叫会监舍,而剩下的人就只能站一上午,腿疼脚疼腰酸背痛。

第四天我们监舍来了一个混社会的大哥,号长和他以前都认识。后来知道他是打架把人打死了,判了20年。监狱本地人。事实上,我来了三天,我已经严重缺饭。在入监队是不用做工的,但是舍长根本不会给你吃饱饭,这三天我早上喝点稀汤,中午一个婴儿拳头般的馒头,晚上依然如此。每天上午还要站队列,下午学习,晚上学习。直到这个大哥来了以后,舍长问谁叠被子好,我不等别人说话,抢先说到,我叠的好。我大学军训的时候,叠被子第二名。号长一听,就说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大学生,行,挺通透,你跟龙哥叠被子吧。自此,我开始了一个月的每天早上给龙哥叠被子,晚上铺被子的时光。也是从那天开始,我开始吃上了饱饭,并且拿到了每天中午去食堂推饭车并开始给其他犯人们分饭的工作了。有时龙哥还会给我他买的饮料和零食等。

我想这就是人性,当你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本能的就要去寻找依靠,当你吃不饱的时候,你想到的就是如何填饱肚子。什么自由,什么梦想,什么面子在饥饿面前不堪一击。(当然不包括军人,警察,君子等等其他正义之人正义之事。杠精就别骂我没出息了。)我想这也可能是为什么到了入监队不让吃饱饭的缘故吧。(吃饱饭仅对我个人而言,因为正值青年,能吃能喝,饭桶一个,不具有代表性。)

二  离婚了

一个月以后我就被分了监区,到了正式监区后就没那么严格了。再也不用站队列,管饱,不用去给人叠被子了。每天就像在工厂上班一样,早上起床吃饭,收拾去车间做衣服,因为我刑期短,原则上是无法获得减刑的,所以我被分配到了制衣生产线上比较简单轻松的活。

进监狱第三个月的时候,我老婆第三次来看我了,这次她带了我们当地的法院的人,拿的离婚协议书。毫无预兆的提出了离婚。有时候直觉是准的,我当时一眼就看出来她怀孕了,当然肯定不是我的。我们结婚才一年,还没来得及要孩子。到现在我都记得当时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法院的人说完以后,让我们两个单独待会,隔着铁窗,我们看着对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流泪。我想伸出去拉一拉她的手,她下意识的把手缩回去了,我亦彻底明白,她不再爱我了,一丁点都没有了。尽管9个月以前她还信誓旦旦的跟我说就算判两年,很快就出来了,还搂着我的脖子说出来要生个娃,有了孩子我开车就稳当了。世上事或许总是如此,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十几分钟后,法院的人进来了,问我们说的怎么样。我故作轻松的说了一些诸如祝福的话,还说我没偷没抢没做奸犯科,而且我还有15个月就出去了。我祝福她,也祝福她生一个大胖小子。我当时真的是衷心的祝福。因为我知道,我堂堂正正的放手,衷心的祝福才能保留住我作为男人最后的尊严。

结束后,我们的管教把我叫到了办公室,说了一些鼓励的话,让我放下包袱,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出去。未来的路还长云云。在做思想工作方面,我们的狱警们还是很负责的。

痛快的体面的签字离婚后,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内心充满了仇恨。我恨她水性杨花,恨她怎么这么绝情,恨她是个骗子,我甚至想这是不是一个阴谋,为了给我离婚。(当然这是无稽之谈。)从仇恨我开始逐渐转变为如何报复。我想过一万种方法去报复她和那个奸夫,我要让他们受到最痛苦惩罚。她作为一个妻子怎么可以这样绝情?一点良心都没有,我要报复她。我要让奸夫淫妇付出代价。然后又从报复心理过渡到了自己的悔恨。我恨自己没有努力工作,恨自己玩游戏,恨自己以前居然真的不努力,贪玩,得过且过,取得一点小成绩就骄傲自满,洋洋自得,卷缩在一个小县城就觉得人生已经达到了高潮,恨自己没有照顾好父母,还给父母惹各种麻烦,每天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各种心情的变化大概持续了五个月的样子,也就是我突破了一年的刑期,算出狱的日子开始用月来计算了,整个心情也慢慢好起来了。

三   学习

虽然我上了一个不入流的大学,但是顶这这个大学生的名号,在监狱里还是有点作用的。我也明白,犯罪率最低的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那些贪官或者大学文化犯罪的人数在监狱的茫茫人海里凤毛麟角。我也正真认识到,没有文化,走偏门,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我在这里结实了几个大哥和老板,因为自己喜欢看书,所以慢慢的就熟络了起来。人只要想进步,无论你身处哪里,总有机会学习的,在监狱也是如此,你想看书可以去找狱警借书,如果混的好,你还可以去监狱图书馆博览群书。离婚后的那段时间我每天读的是各种名著,《平凡的世界》《四大名著》《红岩》《乌龙山剿匪记》《金庸武侠小说》《基督山伯爵》。说到基督山伯爵这本书我深有感触,那段时间就想着出狱以后找奸夫去决斗等等,现在想想着实可笑可傻。

进入一年刑内后,我开始有意识的读一些企业管理类的书,一个老板家里给送了一些现代管理类的和财务类和成功学类的书,狱警也给过我几本哲学类书籍。读这类书的时候一开始我就是囫囵吞枣般的读,直到有一次我和给我书的大哥在聊天的时候,他跟我说这样读书没有用,你不能急,消化一本再读另一本这样才有用。自此,我开始认真的以学习的态度开始读书。

四 减刑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减刑这个话题永远是监狱里最最重要的话题。高墙铁牢里,谁都想早一日做一只自由自在的鸟儿。虽然这个小诗形容犯人不太贴切,但是当你失去自由以后才会彻底明白,自由的珍贵。死缓的盼减为无期,无期的盼减为有期,25年盼20年就能出去,像我一年半的,每天都是掰着指头盼自由。

年轻的犯人在减刑上是有优势的。因为你获得最快的减刑途径就是做工。刑期长的犯人每天都盼着做工,积分记功。越复杂的工作分数越高,减刑也就越快。有一些犯人减刑比较困难,比如说涉黑、涉恐、涉枪、假币金融犯罪或者恶性暴力犯罪等比较困难,而且在减刑上也有诸多限制。

在生产线上,像我这种刑期短的犯人原则上可以减刑,但是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行,一般来说一年多的刑期都不去主动减刑了。而你做工挣的分数也被生产线的线长拿走去分配给别人了。

一个生产线上,你当一个线长是对减刑有巨大帮助的,但是这首先需要你有关系和管理能力才行,既然是生产线就要讲效益,谈收益。如果你带领的生产线任务完不成,管理混乱,那你很快就被撤了下来。曾经发生过有关系的当了线长,但是水平不行,很快就撤掉了。犯人们之间有的会聊本监狱和别的监狱的区别等等。有的犯人说有的监狱还能挣工资呢,真假也无从考究。

有的线长在监狱里当了好多年线长,认为自己出狱后可以去服装厂做线长或者管理人员。我认为是不可行的。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在监狱里,你管理一条生产线,本身是具有强制性的劳动改造,而社会上的服装企业的员工是雇佣关系,性质不同,管理理念也就不同。而且监狱的很多衣服都比较粗糙,犯人们为了出更多的量,拿更多的分,在质量管控上就会产生漏洞。但是在蹬缝纫机的工种上,确实有犯人出狱后去服装厂干活,而且拿的工资还不低。

我见过我们监区蹬缝纫机最快的人的速度,衣服在手上翻飞,快速精准,一上午头也不抬,一件接一件的干,只为了挣更多的积分,获取减刑。

如果说在监狱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我想减刑可能是唯一的开心之事吧。

五 找工作

我所在的监狱基本上每三个月,监狱就会组织社会外面的企业来监狱招聘员工。监狱会组织刑期只有一两个月的犯人们统一去会议大厅参加面试。基本上都是一些制造企业和快递公司。但是我认为大部分犯人是不屑于去干工人或者快递员的。很多犯人之所以犯罪就是想捞偏门挣快钱,你让他们踏踏实实的工作,可能性极低。在招聘会上,面试企业是比较倾向于意外犯罪的犯人的,虽然不明说,但是在交谈过程中你还是感受到细微的变化。因为我不是监狱本地人,所以基本上我没打算找工作,但是也会问一些企业问题,以便于了解现在的就业环境。毕竟很快要出狱了,我得为我以后的生计做规划。

监狱会刻意的培训犯人们掌握一些专业技能,比如蹬缝纫机,比如做饭,比如记账或者其他。我听说曾经在监狱食堂的一个犯人做了10年饭,出狱后去饭店当了大厨,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好的归宿。但是这种事情毕竟是少数。

我认为在实际情况中,家庭贫困未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再犯罪率极高,特别是现在社会处在一种浮躁的状态下,更容易产生第二次犯罪。虽然监狱方面制定各种政策,但是对于这些好吃懒做,装逼扯淡之辈,无论如何也是拯救不了的。在监舍我的下铺有一个犯人,出狱之前给家里哭着说要好好改造,出去以后重新做人,努力工作等等,结果出去不到一年又犯案了,偷窃被抓,听说很快就又被送进来了。每次也不长三年两年的刑期,但是就是屡教不改。像这种人,在监狱里不在少数。我想监狱可能就是他们最终的宿命吧。

我出去后,在找工作的时候没有敢说自己坐了两年牢,我没有勇气承认这个事情,我也害怕进入公司以后被人议论。所以我的个人简历上两年的监狱生涯被我写成国外工作两年。我知道这个社会的宽容度对于做过监狱的人已经很宽容了,但是真正切切的到实际工作当中还是有差距的,像我这种情况的其实是最悲哀的。因为没有上过学的犯人们,压根儿也不会去找正当工作,而我这种人压根儿也不会去混社会捞偏门,所以当进入正常社会后,这个“劳改犯”的标签犹如一个阴影在你身边挥之不去,所以在进入社会后,不要高估别人对你的宽容。

六 监狱里的社会关系

少说话,多做事。这是我总结出来的监狱生存法则。大家都是落了难的,如果你天天吹牛,只会惹人讨厌。在监狱里你可以花钱雇佣小弟给你打饭洗碗洗衣服等。像欺凌着其他犯人给你干活基本上只存在于影视剧罢了。特别是混社会的大哥们,必须要雇用小弟,你才能拥有和其他大哥平等的话语权。这种实力的具体表现也影响这你将来出狱后的影响力。如果你没钱雇用人,是会被人看不起的。

偶尔会发生打架事件。但是打架的后果太严重了。只要发生打架,立马就送去了严管队。手铐和脚链连在一起,你的腰永远直不起来。早中晚要带着手铐脚镣去操场跑步,甚至直接进生产厂区游行。脚踝磨的流血,吃不饱饭,冬天冷死,夏天热死。当然也有一些有关系的大哥打其他犯人,但是也不是可以随意打骂一个人,因为你的关系不可能一手遮天。曾经有个大哥连续打了一个犯人好几次,结果在监狱巡视组来检查的时候,犯人直接跪在巡视组面前磕头救命。狱警当时都傻眼了,这种情况下谁也保不了这位大哥的。最终结果就是这位大哥在严管队呆了三个月,还取消了一次半年的减刑。从严管队出来后,整个人都瘦了两圈。磕头的犯人也被调离了这个监区。

在监狱的各个监区是独立的。基本上是老死不相往来,所以只要不在一个监区,基本没机会见面。像那种团伙的犯人都是分开监区的,这样就意味着你不可能形成团体势力,而在新的监区里你的社会关系就需要重新梳理和重组。

不要轻信别人给你的承诺和给别人说你的心里话。曾经有两个犯人关系非常好,无话不谈,结果其中一个无意间说了句他还有别的案,另一个犯人回头就去狱警哪儿告发了。结果就是一个被重新接受新的调查,新的案子判决下来加刑,也不会再把你送到这个监狱里了。而告发者,会被调离原来的监区,还能记功减刑。

有的人说一起扛过枪,坐过牢的关系是铁关系。我认为扛过枪的是铁关系。坐过牢的产生铁关系的概率极低极低。有时候看到网上说人才在监狱,我认为这种话是极其恶心和愚昧无知的,我亲身经历告诉我监狱的犯罪主体90%都是未受过高等教育的偷/抢/盗/打/骗/奸等这种恶性犯罪,这些人在社会上本身就是渣滓,而且你和这种人交朋友说真心话无异于与虎谋皮。

以前一般出狱后很少有犯人和犯人之间联系的,但随着信息的便利,现在会建立一些微信群,我出狱后也被拉进去了这个群里,但是我很快就退出来了。我认为我和他们不是一路人,在我的意识里,我也想彻底忘记这段监狱时光。所以我刻意的和他们彻底割裂。除了一位大哥我还有保持联络。他曾经提出让我去他公司上班,做金融业务,我负责管账。我婉拒了,我当然知道他所谓的金融业务是什么。我觉得人生的路有千万条,捞偏门走邪道不是长久之计。在法制健全、政治稳定的社会体系里,无论你如何规避风险,如何经营,总有一天会让你多年的努力在一夜之间瞬间崩塌甚至赔上性命。生命只有一次,你如何主宰你的命运有时候就是一念之间。

在我突破一年刑期的时候,我所在的生产线来了一位南方的涉黑的大哥。40出头,已经在监狱里待了12年,后来熟络以后,他跟我说他12年换了6个监狱,而且全部是北方的监狱。因为涉黑的犯人需要异地关押,而且每2年换一个监狱。我也真正见识了黑大哥的威力,到我们监舍第二天,就被狱警叫过去谈话了,而且生活费直接打了3万。因为他手指有残疾,所以干不了蹬缝纫机的活,只能和我一样在生产线后面整理一下衣服收拾一下,每天也不忙。每天我们生产线后面就是几个老头加我加黑大哥。越是有头面的人物待人处事越是有礼貌,也很低调,脾气也和蔼,这大哥唱歌还很好听,经常教我唱歌,还教我闽南歌曲。一直到我出狱,我们一直呆在一起,而且他也特别喜欢看书,我有很多书就是他让人给买的送进来的。

在监狱里那种耍横斗狠往往是那种社会最底层的人,因为他们需要用所谓的横和狠来保护自己和刷存在感。不过这种人一般都是小弟,真正的大哥很少与人争执。

七 出狱

我永远忘不了,在监狱大门里,武警搜身完毕后,把硕大的铁门打开,阳光射进来照在脸上,刺的我睁不开眼。狱警陪我走出大门,跟我说出去好好做人,我说谢谢领导。踏出门的那一刻,我知道我重获自由了。

有犯人跟我说,出去后不要回头看监狱,不吉利。你回头看就等于要走回头路,我虽然不信这种迷信的说法,但是当踏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我真的不敢回头,我穿着头一天父亲送进监狱的崭新的衣服和鞋子径直的向前走着,我看到了我的父亲,他的头发和胡须都有些发白了,他的眼睛里有些泪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泪珠在眼眶里发着光,我也含着泪,我想给我父亲跪下磕个头,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跪,是现在跪下还是走到父亲跟前再跪下。还没来得及想好怎么跪,我父亲就跑到了我的面前说了句:孩儿,走吧,回家。我一直以为我见了父亲后我会抱着他大哭一场,但现实是我居然没有哭出来,我也没有说话。只问我父亲要了一根烟,哆嗦着抽着烟。

是一个朋友开车带我父亲来的,出来后才知道,我父亲的生意赔了本,上百万的钱要不回来,打了水漂,房子也抵押了,家里已经很穷很穷了,我妈甚至都去家政公司给人家打扫卫生去了。负债几十万,房子被抵押,我父亲身上只有150块钱是我出狱后的家庭状况。我妻子和我离婚可能这一方面占据很大原因吧。朋友拉这我爸和我走了四个多小时才到县城,到县城后,朋友带我去了他刚开的饭店里,点了一顿好吃的和酒,就当给我接风了。我很感激他,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帮助我。最后他塞给我200块钱,让我先花着,还说想吃饭就来他的饭店吃,当然我没有再好意思去朋友饭店白吃白喝。

永远不要高估你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和重要性。当你落难的时候,陪着你走的只有父母或者你的利益共同体。在各自利益的驱使下,会帮助你。剩下的能帮你的全看天意和他本人的善良。从出事以后吧,把自己认为好的朋友或兄弟打电话借钱,但是得到的答案是他们都过的比我还惨的回答。

我原来的圈子里的一个朋友在我出狱后第二天把我拉进去他们建的微信群里了,但是神奇的是这个群没有人说话,而且很快就有人退群,然后最终只剩下我和拉进去的朋友两个人。我打电话给他们,基本上都是听到我的电话,然后电话就断线了,要不就是给我诉苦说过的很惨。只有一个朋友借给了我500块钱。我把这些事情说给接我出狱的朋友说,他说,你做好你自己就行了,就这样我拿着700块钱就去了省城,开始了新的人生。

几个月后吧,拉我进群的朋友喊我过去吃饭,然后我发现原来圈子里的人都在,但是我永远忘不了这次经历。其中一个人用不可言喻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饭桌上大家话都很少,匆忙吃完,有人提议解散吧,各回各家。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我走了以后,他们几个去了足疗店。像这种足疗店的活动,以前都是组织和大部分我付费的,而今他们已经不让我参与了。那时候,我也就明白我以前的社会关系也不复存在了。

有一段时间我极度自我怀疑是我以前做人做事不好吗?我以前得罪了他们吗?直到后来我听到吴秀波先生说: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我才逐渐明白了以前的社会关系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我细细回想了从十几岁开始,这个圈子的人基本上都是我主动联系他们,在通话记录基本上是主动呼叫。我认为的铁哥们,好朋友可能在人家心里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你让吃饭就去吃,你让去玩就去玩,喝酒吹牛唱歌打牌都行。因为大家基本上都是二十几岁,也没有实质上的工作交往和利益交往,所以在这种状态下,根本看不出来一个人是否真正把你当朋友了。记得一次约了其中一个朋友去他家,我到他家楼下后,他在楼下等我说有事在外面说吧,不用进家了。匆匆忙忙的说几句话,他借口就走了。当时没有体会到这是人家的主动剥离与你的关系,后来才明白了这个道理。

因为生意的失败,我父亲很颓废,每天都在家里哪儿不去,只知道抽烟,我安慰我父亲说,我们家现在已经是最低谷了,接下来该反弹了,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到省城后我第一份工作是去原来一个认识的熟人哪里做装卸工,第一个月拿到了1800元的工资。后来我计划去干快递员但是未能成行。

出狱后几个月吧,我终于找到了一份正式的工作,也是从那里开始彻底的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始终相信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八 关于爱情

出狱后,我没有见过我前妻,当然更不可能去报复她。我给她打过一次电话,她听到我声音后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后挂掉了电话,然后我再打就是忙音了,想必是把我拉进了黑名单了吧。后来我妈告诉我,我妹妹曾经拿了4000块钱去给她,我妹妹说你和我哥夫妻一场,这点钱你拿住,也算我们家对你有个交代。她没要,只说以后不要再见面了。那时候她已经快生小孩了。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再听过她的声音和见过她,但是她深深的存在于我的脑海里,既熟悉又陌生。我也清楚的知道我们这对曾经的夫妻今生缘分已尽。

没遇到我现在的妻子之前,我给自己定位的是能讨到一个老婆就不错了,不论胖瘦高低漂亮与否而且离异带女孩儿的女人就行,因为我现在这条件已经不敢奢望黄花大闺女会嫁给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三年之后要结婚买房子。可能真的是老天爷开眼吧,我遇到了现在的妻子,刚开始的时候我根本没想到这个漂亮的小姑娘能看上我,我说我坐过牢,家里生意赔了,现在我只想好好工作努力奋斗,因为没有想着和她发生点什么,所以一股脑的什么话都说,我们有一次打电话从下午6点钟一直打电话打到第二天早上8点她上班。

现在想想,整个晚上都说了些什么啊,咋那么能说啊?

后来我问我妻子,当时她怎么想的。她说她认为我会成功的,我是支巨大的潜力股,再后来我们确定恋爱关系时候,她说她做好了吃几年苦的准备了。第一次去丈母娘家,我妻子提前给了我1000块钱,说买些东西去她家。以后结婚彩礼一切从简,丈母娘说你努力工作,好好待闺女就行,只要努力奋斗,房子车子都会有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事实上,第二年我自己做生意就有了起色,然后梦幻般的上了快速致富的快速路,截至到今天,我已经买了套三居室,A级和C级车两辆,替我父亲偿还了一部分债务,还有几十万的存款。

当然也结了婚,有了胖娃仔。

后记

第一次啰啰嗦嗦的写了这么多,也算是对自己的监狱生涯有了一个交代吧。时至今日,我感谢我的这次经历。如果没有这次的经历,我可能此生还在那个小山城里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我特别感谢接出狱的朋友和帮助过我的朋友,是他们让我知道这个世间有真正的友情的,当然我也感谢那些没有帮助我的人和主动和我剥离关系的人,是他们告诉我这个世上的人心险恶,教会了我如何辨别真君子和伪朋友。我正值青春年华,未来的路还很长,这些经历无异于让我在以后的人生中如何更好的自处和与人相处。

我有个朋友说,要不是他亲眼所见我的整个经历,他肯定以为这是一个故事。因为我目前的人生经历只能用“传奇”形容。

是的,我想我确实是一个传奇的人。

一天之内受到如此关注和祝福,甚为感动。祝愿大家都能平安幸福!

以下答疑:

1)民事判决的受害者医药费和补偿费前期和后期已经支付给了对方,也打电话道歉后又亲自上门道歉。

2)个人隐私,生意只是普通生意,平常买卖。

3)知乎不是公检法,案已过去多年,非酒驾。我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请不用再详细追问具体案发细节了。

谢谢大家理解和宽容

转载于知乎

地址: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请发表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