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性解码 > 正文内容

一个令人发抖的故事

doudou7年前 (2017-04-02)人性解码533

作者:悟者如风

童年时的真事。

95年计划生育查得紧。

自出生六天起我便被奶奶带着东奔西走,去的最多的就是隔壁村姑妈家。

童年时最常见的光景便是那七扭八歪的胡同尽头,破旧不堪的铁栏杆爆着漆皮与铁锈,几间青砖小屋,院子里堆着的草垛和猪圈里被养的白胖的猪仔,和院子里转来转去随地大小便的鸡。

记忆里第一次注意到他是在我六岁那年,只记得他脏兮兮的,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不经打理日积月累自然形成的非主流爆炸头,常年不断的鼻涕、时常抿着嘴傻笑,嘴唇四周红红的,到了冬天便裂起了一个个小口子,看着都疼。

我问起姑妈,姑妈只叫我离他远一点,不要与他做朋友。
理由是“免得传染给你傻”

傻也会传染吗?

日子一天天的过,我上了一年级,暑假的时候自己骑着小车子到了姑姑家准备住上一段时间,也帮着干些农活。到了夏天,大人们总爱歇晌,胡同里的孩子们就成了精。

十几个孩子聚到了一起玩,总是要有好玩的东西的。

不知道大家听没听过吃饭睡觉打豆豆的故事,那个脏兮兮的男孩儿便担任了豆豆的角色。

骑马打仗的时候,他是马。

跳皮筋的时候,他得搭着。

跳山羊的时候,他是山羊。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只知道别人都叫他“傻子”

“傻子,来来来,过来,让我弹个脑瓜崩”

“傻子,来,扒下来裤子让我们看看”

“傻子,来来来,你叫声爹让我听听”

“傻子,这有好吃的你吃不?”

我看到说这话的孩子手里拿着两个小棍夹着一块马粪。

这些孩子里面我是最小的,虽不懂事,也自知这样做是不对的,到了傍晚回到家躺在炕上,于是问起了姑妈。

“傻子没有爸爸妈妈吗?”
“爸爸前些年在房工班干活的时候就被大灰板砸死了,从那年起傻子他娘就疯了,村口石墩子上坐着唱戏那个就是”

忘了那时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实在是太可怜了,又想了想自己爸妈虽然不在身边,但好在奶奶疼爱我…

再听说他就是几个月后了。

当日那些欺负他的小孩儿们已经不再满足于语言挑逗了。

几个男孩子把他拐到没人住的破房子里,学电视里制作了一个老虎凳,用自家的绳子把傻子脱光捆好,从家里拿出来辣椒把辣椒揉碎泡在水里强迫他喝下去,用搭大棚的藤条绑好傻子的手保持反方向张开,朝他身上撒尿。

这些都不至于让一个孩子死。

到最后不知道谁提议用烙铁烫,从家里取了铁烙铁抱来柴火烧红烙了足足17处。

到后来他一动不动,几个孩子才慌了,跑了回家。

赶来的大人被眼前的场景震惊,却没有人敢靠近。

有的大人赶紧回家把孩子送到亲戚家了,愣了半天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才有人后知后觉骑着车子去村口报警。

案件轰动一时,然而却没有村民愿意告诉警方是谁干的(怕得罪人),走访调查,抓了五个,判了三个(其他两个年龄太小)

现在那些男孩已经刑满出狱,娶妻生子。

不知道他们午夜梦回,会不会想起之前的事情,会不会想起至死不愿闭眼绝望的眼睛,会不会想起赤裸的身体和一个个焦红的烙印,会不会想起自己的双手亲手葬送掉的一条生命。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凹凸学社,君天盟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ddsky.cn/post/51.html

分享给朋友:

“一个令人发抖的故事” 的相关文章

【视频】精神分裂症 Skhizein

一切都由一枚150吨的陨石引发。陨石砸中了男主人公亨利家对面楼的天线,幸运的是他毫发无损。但此事过后,他的世界刚好与现实世界偏离了水平91cm。无论开门关窗洗澡接电话,这些日常细琐杂事就都成了负担。他在家里度量好了精确的91cm误差,可还是在工作中麻烦不断。因此他去接受心理治疗,非但毫无进展,反而在...

嫉妒心酿成的两个悲剧

2003年冬,吉林省某地农村,王某杀人案。那时候我中专毕业一年了,但是混得很渣,一段时间没饭辙,暂时放弃了做设计师的职业规划,去一个洗照片的柯达店打工,就是那种帮客人操作电脑选选照片,然后PS裁切调调亮度什么的活儿。当时那家店的冲洗设备是全市最好的,老板好像是跑了跑关系,被市局定为指定冲印单位,于是...

这个社会的阴暗面你知道多少?

我家附近有一条河。几年前,高中生A因为一件小事惹到了高中生B,然后高中生B找了很多人去打高中生A。有一天晚上,他们把高中生A拖到了那条河边,使劲打他踹他,血肉模糊。这还不够,紧接着他们把奄奄一息的高中生A装到了一个麻袋里,扔进了那条河里。后来听说,那群校园施暴者被抓到了,他们讲述了那条晚上的发生的事...

亲人的爱永远是最朴实无华也是最简单纯粹

到现在 ,偶尔想起还是会脑门一酸。我从小算是半个留守儿童吧,一直都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从小学起我就是住在老师家,全托。到了初中开始漫长的住校生涯。爸爸妈妈都在外地,小时候大概也就每半年见个面,但我是属于乖巧并且认真的读书的孩子(只是小时候)所以,打小我便跟爷爷奶奶很亲。都说爷爷奶奶带的孩子土里土气的。...

他们的爸爸也是爸爸

初二那年父母离异,都各自组成了新的家庭,从那以后两位对我几乎不管不问。我跟父亲,初中毕业后就开始住校,那个时候开始高中三年学费是父亲出的,其余所有生活费都是我自己出去赚来的,高二那年一整年我只吃两顿,早饭和午饭,都只吃一点,因为我想多存点钱留着高三吃得好一点,因为我知道那是冲刺阶段,我得多看书少出去...

学生时代“冷暴力”令人发抖

大概是初二时候的事,那时候我有一个从小学就不错的朋友,后来初中很幸运分到了一个班。那个小姑娘长的蛮可爱的,说话声音也好听,清脆不腻耳,学习成绩班里前几,看书见识广有才性子好而且胆大心细的那种。小姑娘入学的时候因为做事认真被老师钦定了卫生委员,后来因为工作能力强又被提到了班长。那个时候小姑娘和我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