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性解码 > 正文内容

谢景洪,你不是一个人

doudou7年前 (2017-04-10)人性解码835

2016年7月21日中山大学外语教学中心的袁文娟老师住进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被诊断得了罕见的脑膜瘤在icu治疗。其丈夫谢景洪,同样毕业于中山大学,要求

“如果抢救回来,就免去医疗费,如果妻子亡故,医院需赔偿700万元”

那么事情的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

患者丈夫为了要二胎(儿子),耽误了妻子的肿瘤治疗,病发时在多家医院拒绝收治的情况下,找学校领导托关系进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进行治疗;

医生建议立即进行手术,其丈夫却因“手术有风险”为由却拒绝签字,耽误手术,其妻子脑疝命悬一线,他却不缴纳医疗费用抢救,要求医院开脑死亡证明;

与此同时,这位丈夫谢景洪,在医院大闹,砸了护士站,要求医院“如果抢救回来,免去治疗费,如果死亡赔偿700万”;同时在天涯上发帖,控诉医院失职;在轻松筹上以中大人身份获得30多万的捐助款,同时公布了支付宝号求捐款;

要知道,他的老婆还没有死,他就那么心急。如果现在就明确,他的老婆死了他能得到巨额赔偿。那么,其在救治中会做出对患者最有利的选择吗?况且又不是医院的责任。

再则,其夫妻俩都是中大研究生,工作多年,且双方工资都不低,在广州有房,到目前为止医疗费用16万,且能走部分医保(8月份之后都能走医保)。却到网上轻松筹达30万之多(后被多次举报停止,原计划筹款50万),捐款难道不是应该捐给真正需要的人,看病难道不是先砸锅卖铁自己想办法,没有了再向社助。

这倒好,因为要生二胎耽误治疗导致肿瘤过大,刚住院,就发动轻松筹捐款,老婆病好了,要医院免医疗费,看不好就要赔700万,且其丈夫拒绝公布支付宝捐款具体事项。

blob.png

面对轻松筹的质疑,他回复大家余款将用于丧葬和痛失母爱的年幼子女的抚养“,钱是大家捐给老师看病的(很多都是中大师生及校友在捐),他老婆还没有死,不极力去抢救(不交医院的ICU钱),却已经做好侵吞捐款的准备了。你自己有胳膊有腿有工作有存款有房子,还要广大师生,尤其是没有收入的学生来买单抚养你的小孩?

合着,你老婆就是你的生子加发财工具

没有医院愿意接收,求学校领导,现在领导估计在家抽自己大嘴巴呢。现实版的农夫和蛇!

来自医护及知情人: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北医三院的故事:

老婆啊,你死了谁给我做早饭?
(不适合怀孕,却坚持试管,出现子痫前期,医生建议终止妊娠,其丈夫坚持生产,最终产妇猝死,其丈夫大闹北医三院要求赔偿千万且网上发文控诉)

谢景洪,你不是一个人!!!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凹凸学社,君天盟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ddsky.cn/post/75.html

分享给朋友:

“谢景洪,你不是一个人” 的相关文章

【视频】平衡 Balance (1989)

在一个超现实的空间内,5名外貌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子背靠背围成一圈。他们四下张望,面无表情,又仿佛若有所思。当其中一人向外迈出一步时,他们脚下的地面竟然发生倾斜。原来,这5个男子站在一个四四方方、下方只有一个支点的板子正中央,只要稍稍一动就会破坏平衡。他们默契地向四方走去,尽力保持平衡,随后分别抽出钓鱼...

媒体是嗜血:回顾台湾白晓燕绑架案

媒体是嗜血:回顾台湾白晓燕绑架案

1997年4月28日,台北县泰山乡的中港大排一水沟内发现一女尸,尸体全身赤裸,肝脏破裂、腹部大量出血,左手小指断开,处女膜有破裂痕迹,整个身体被绑了6个铆头沉在水沟内。尸检证明,被害人已死亡8~10天,年仅16岁。经证实,这位被凌虐致死的受害者叫白晓燕,是台湾知名艺人白冰冰的女儿。白冰冰与白晓燕母女...

抗日英雄“牛友兰”​的悲剧

牛友兰,1885年生于山西省兴县一个大地主家庭。1937年,抗战爆发后,牛友兰为抗日救亡可谓竭尽全力。牛友兰在兴县城关开设了  “复庆永”商店,抗战爆发后,当时的合伙人准备把库存商品转运陕北,另设门市。牛友兰说服合伙人,拿出部分物资支援抗战。1937年,贺龙所部120师来到晋西北开辟 &n...

可这世间有千虫百蛊,哪一样有人心歹毒

可这世间有千虫百蛊,哪一样有人心歹毒

佳木斯市桦南县网友向本报报料:因偷情被丈夫发现,桦南县孕妇谭某竟然想出了找个女人给丈夫奸淫的“计划”。(2013年7月)24日,谭某故意在路边摔倒,将扶起她的被害人小萱(化名)以送自己回家为名诱骗至家中,夫妻俩用安眠药迷住小萱后,供丈夫白某奸淫。事后,又将小萱杀害抛尸荒郊。28日晚警方破案,涉嫌杀害...

十五年前的蝴蝶翅膀

事情发生在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第一次没有暑假作业的束缚,我每天都顶着如炽的烈日往县城南部的一个小伙伴家里跑,他家里能看到全套的《七龙珠》。某一天,一个中年人来到小伙伴的家里,把我们俩人都叫了出去。我们被带到不远的一个办公室里,一人发了一张纸,然后那个人开始给我们出数学题。我当时是懵逼的,我刚还在看沙...

亲人的爱永远是最朴实无华也是最简单纯粹

到现在 ,偶尔想起还是会脑门一酸。我从小算是半个留守儿童吧,一直都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从小学起我就是住在老师家,全托。到了初中开始漫长的住校生涯。爸爸妈妈都在外地,小时候大概也就每半年见个面,但我是属于乖巧并且认真的读书的孩子(只是小时候)所以,打小我便跟爷爷奶奶很亲。都说爷爷奶奶带的孩子土里土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