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送孩子未来,此等恶,该如何原谅?

357人参与 |分类: 行业规则|时间: 2017年06月01日

遇到过这样一对夫妻,两个人都是小学老师,一个教数学,一个教语文。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极其严厉,被他们教过的学生都对他们特别畏惧,但是因为他们的学生中出过成绩特别优异的,所以在我们这种小地方,很多家长拼了命想把孩子塞到他们任教的班级里去。

很幸运的,我就成了其中一个。

在小六那一年里,我试过因为试卷上写了一个错别字而挨打,因为作业漏写了一道题而挨打,因为上课和同桌多说了一句话而挨打。说明一下,我是班长。

我挨过打的工具有三角板、戒尺、扫把、竹条,凡是教室里可以用来打人的,我统统都试过。但是这些都不是我害怕的,我最怕的是老师让我去他们的教师宿舍拿衣架。

那种比较简易的衣架,五彩的塑料包裹着铁丝。他们的教师宿舍里挂着一些衣服,我只需挑一个空的衣架,然后穿过花坛与操场,送到老师手里。有时候是那个女老师,有时候是那个男老师,他们会把衣架掰直,然后抽打学生的左手手掌心。


不抽右手,因为右手还得罚抄。

有时候抽我的,有时候抽其他同学的,反正大家都一样,只是我相比较其他同学,拥有挑衣架颜色的权利而已。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试过那种痛,与三角板和戒尺打起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三角板和戒尺打起来啪啪声响,手心的皮受到面积较大的压力然后迅速发红,会痛上大半天。但是衣架里的铁条打起来没有声音,最多是簌簌声,但是那种痛是痛进肉,痛进骨头里的。

一般得肿上一星期,整只左手掌心都成了青色,都是淤血,上厕所都得单手提裤子,大晚上的一只手握着冰袋,一只手继续写作业,这是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

我不是以此来说他们是坏人,毕竟相比较那些猥亵学生的老师来说,他们最多就是严厉了一点。但是我想说,我们班那一年从开学的62个人,到最后小考毕业的时候貌似剩下50+左右。

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女孩子,我们这种小地方一个年级才五个班,那个女孩子和我同班过几次,也算是一个挺玩得来的朋友。她个子小小的,短发,有点瘦,但是蛮活跃。

那一天她应该是忘记做作业了,当时忘记做作业的貌似有三四个人,其他几个都是男生老油条那种不怕打,就她是首犯所以特别害怕。那个男老师把他们叫上讲台,挨个打挨个踢,这一次没有动用衣架铁条,而是用手抽他们巴掌。

别的人我没看,我就一直盯着那女孩。那女孩挨了一巴掌以后整个脸都红了,眼泪刷刷地流,还不敢哭。然后第二轮那老师就改用踢的,挨个踢他们肚子,那几个男生就是退了几步,但是那女孩基本扛不住了,抱着肚子哇哇哭,教室里气氛变得很悲亢。

以为哭就没事了?

那男老师简直像打红了眼,直接抓起那女孩的头发拉着她去撞墙,嘴里还一直骂着要她记住!撞了有三四下左右,那女孩额头上红了起来,但没流血,她哭得都不行了,也不会反抗,就双眼红红的。

然后那个女孩就再也没有来上过学了。

后来和她一样被打到不来上学的还有另外几个人,但是我都记不大清楚了。我到后来基本数学都只敢考满分,有一次全卷满分却被一个同学看出我把“÷”粗心写成“—”,虽然答案正确,却被那老师又抽了一顿手掌心。基本每天都有挨打的戏码,谁也顾不得谁了。

小学老师在我们的学习生涯中所占的地位究竟有多重要?如果他们只是平平凡凡教书,我们学得好学不好,都谈不上是非对错。可怜那几个同学,被那两个老师举着“严格”的旗号,打到连学都不敢上了。

后来我们小学毕业还私底下办过聚会,那个女孩来了,变得白白净净的。我问她后来去哪里了,她说去家旁边的制衣厂赚钱了。我们那边重男轻女,很多女孩子读不了书都走上制衣厂的道路,所以我也说不清究竟该怀着怎么样的心情。但或许,她原本可以不一样的。

我想过反抗么?当时的我肯定不敢,但换了今天我也不敢说我敢。父母那一辈本就信奉棍棒教育,我挨打,肯定就是我的错。老师打我,就是老师为我好。

坏的定义有千千万万种,作为老师这样一个群体,是很多小孩子除了父母亲人之外唯一接触的大人群体,能给小孩子带来心理创伤的机会真心太大。现在很多媒体很多个人都说体罚在学校已经被禁止,老师的处境多艰难,我能说大城市的情况肯定好很多,但像我们这种小城市究竟现在怎么样了我也不得而知。我们这里也有想读书的孩子,也有想成为【不一样】的孩子,他们怎么办?

我今天提出这样一种【坏】,因为想起那个同学的脸,想起那些夭折了的可能,作为老师却断了一个孩子的读书梦,此等恶,该如何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