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共和告诉的历史教训

647人参与 |分类: 行业规则|时间: 2017年06月16日

这片子开头是甲午战争之前,清政府给英国佬下了个订单,一艘22.5节的新式舰船,比现有的船要快一大截。船造好了,160万两白银,北洋没钱买,朝廷批不下来,因为慈溪要修颐和园。

里面李鸿章费尽心思,用尽手段,想凑出来这笔钱。又是卖官,又是借钱,又是开银行。

结果卖官和借来的钱,500万两,给慈溪修颐和园了。开银行慈溪说不能相信外国人。中间兜里有点花花,给了张之洞的江南制造总局买炼钢的炉子。

连李鸿章想见慈溪一面,有时候还得拿几千两来贿赂太监。

正说着,李鸿章发现属下购置炮弹捞油水,旗下的船已经老化。上报,说要两百万买船修船,李鸿章知道不可能,于是又说,要五十万买炸弹修船。

巧了,慈溪的院子又要一百五十万买木头,本可以用来买炸弹的钱被一商人花言巧语骗了去。

后来甲午战争,日本人全民捐款买了那艘清政府定制的舰船,命名吉野号,把北洋舰队打得落花流水。准确说北洋不是战败的,而是打到最后根本无炮可打,唯一一发直接命中日本旗舰吉野号的炮弹是他妈劣质炮弹,没有火药。
当然了,甲午战争打输了,还是由精通洋务的李鸿章负责去背锅,签丧权辱国的合约。
三万万两白银,辽东半岛,台湾岛及其所属岛屿(包括钓鱼岛),澎湖列岛。
就这样,李鸿章在日本遭到了刺杀,左脸颊被子弹穿透,把三万万两白银的赔款谈到了两万万两白银。
搞了半辈子洋务运动的李鸿章,跟洋人谈事似有魔力的李鸿章,在日本卑膝屈尊,给狼子野心的日本人卖惨卖老,说:再少点吧!就当是给我这个老头回家的路费吧!再少点吧!
日本人说:ない
李鸿章只能瘫坐,叹气。
“唉……”
李鸿章何许人也?
世界公认其与俾斯麦、格兰特并称为“十九世纪世界三大伟人”。
连他都放下尊严卖惨了,他什么都不要了,也什么都换不来,只能叹息。
——————
在中国,古往今来,要做实事,难,要求变,更难。
要做实事,就要伤害到旧集团的利益。
要求变,你这是革命,整个体系都会跟你斗。
你说我举的整个例子跟雷军有关系吗?有,但我想说的是比小米更大的事情。
整个例子,关于的是我们,是十三万万中国人的生活的一个缩影。
这是在中国,每一个想做点跟周围环境不一样的人,每一个想做什么都不好使的人的缩影。
大如李鸿章,微如市井小民,乃至于剧中的皇帝光绪,权倾朝野的慈溪,都不过是在挣扎的中国人而已。
史书翻卷,几十代人就这样死死活活地过去了,时至今日,2017年,我们依然做不好这点事情。
有人做了新的事情,失败了,我们便一拥而上地嘲笑,一如2016年小米走下坡路之后的各位媒体人们。于我们的心中,似乎失去了道义这个东西,什么东西成了败了,我们就去捧去踩,为的不是我们相信的什么,而是为了让自己显得很聪明。
我们已经不敢说自己坚信什么了,只为了俗人的目光而奔波。
一如考试作弊的小孩,为的不是分数,只是为了别人目光里那点仰慕。
丢的,却是一辈子的德行。
李鸿章为了办洋务,可谓是坑蒙拐骗什么招都使上了,为的什么?为的是挽救一个衰老败亡的清王朝正在走向不可避免的死亡,而他是一个中国人,他不仅是清朝的一个大臣。
他挣扎,他战斗,他也累。
走到街上,摊贩们说,这满人来了要留辫子,到处杀人,现在不也吃汉人的东西,穿汉人的,玩汉人的,说白了满人已经成了汉人了,这洋人来了,还是得变成汉人。
儿子打老子了,嘿嘿。
八国联军进城,老百姓夹道欢迎新主子。圆明园的废墟中,最活跃的是飞来飞去的辫子。
儿子打老子了。
李鸿章要求变,书生们说旧制度完美典雅,无可挑剔;朝廷命官怕丢了利益,说他与洋人勾结;同伍一路过来的将士们醉生梦死。
李鸿章看到了一场世界的剧变,见无边的巨浪朝着这个古老的王朝扑来,他要改变一整个瞎了的国家的思维,他要办洋教学,按洋人的方法办军队,学洋人做生意。
师夷长技以制夷。
可户部说,你这些船够用了,又没打仗,炮弹拿来干嘛?
他的老部下把钱贪了,拿去娶了两房,一个16岁,一个19岁,拿现在的话来说,这是把钱给了小鲜肉。
多好的年级,花骨朵一样的年纪,把她们的聘礼钱脂粉钱拿去买成打在吉野号上的炸弹多好。
但没人在乎,没有人在乎。
因为够用了,因为够了,所以缩水的可以缩水,洋人卖东西过来依然卖得是天价,反正中国人造不出来。
因为懒,因为贪图安逸,但凡可以偷懒,我们就绝不憋一口气前进,这就是我们每一个干啥啥不灵的中国人。
我们总说中国人勤劳努力,但自封的优点不是优点,会害死人的。
有人跑得快,有人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我们就去嘲笑他,说他费劲,浪费精力,做不符合规律的事情。
我们说他不随大流,说他标新立异,说他破坏既有的产业链,说他坏了规矩。
哪怕这规矩,是要了我们命的,夺了我们魂的,杀了我们千千万万同胞的。
但规矩不变,就不用去学习,去求变,就不用费劲。
为了安逸,我们可以围攻变革者,哪怕他在做好事。
为了安逸,我们可以辱骂贬低,只因为人人都在骂,只因为我们已经成熟,连少年人的叛逆猜疑都已经丢掉,成为了一事无成,脑子空空的聪明人。
但只要我们割了脑后的辫子,一如康有为,那就割了安逸,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那我们就开始进步了。
进步,改变,从来都是危险的,有风险的,是试错的。而这些错误是如此明显,明显到了安逸的人们哪怕是瞎了都可以看出来的危险。
有的人便以为自己看出了这些人人都知道的,四处炫耀,说:
在炮阵中冲锋的战士们,
在医院救人的医生们,
在大街小巷缉捕犯人的警察们,
在荒野戍边快精神分裂的军人们,
在学院艰苦治学的学士们,
在工台上呕血的工程师们。
说他们傻,看不到危险,偏偏要上,要前进,要战斗。
你们这些天天激流勇进的,岂不是会流血?会痛?
那自然是会流血的。
你当这民族大道是由柏油浇灌的?不,是很多个不同的傻子的血肉铺就的。
然则这些傻子都有一个的名字。
英雄。
我们都是凡人,都怕疼,怕流血,看到害怕的东西就想把眼睛戳瞎了,哪怕是死,我们也要在不知不觉中死去,这样就可以躲掉死之前的恐惧。
但有些人,他们想多活一会儿,哪怕恐惧降临,哪怕双腿发软,他们总想多活一会儿。
这些人总是追逐着自由的。
想飞天死了的万户,想洋务死了的李鸿章,想革命死了的谭嗣同。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他们都是有污点的,他们追求的东西也都不是完美的,他们犯了很多错误,也有自己的局限性,时代的局限性。
但庸碌的凡人之所以伟大,之所以敢对天怒吼,逆天而行,正是因为凡人在错误之中追求着永不可及的真理。
苍蝇们不敢接近高速的东西,只敢在尸体旁边嗡嗡作响。
那又怎样呢?
第四次工业革命,是效率的革命。若是这场革命由西方国家先行,到时候人们会不会想起来一家已经死了的年轻公司,曾经走在了所有模式的前头,将效率和性价比做到极致,一如彼时革命后的西方国家?
在物流高度发达,信息获取伸手可得的现代,渠道和中间商本来就是恶心的东西。君不见华为2016年利润增长迟缓,因为啥?还不是渠道商贪得无厌。
消费者买华为的时候,想的是支持我们的五百强企业,为还在做事的企业付出一点支持。
渠道商会想这个?他们会让利一点,想的是中华有为?
不会的。
永远不会的。
他们一如那个拿走李鸿章一百五十万两白银的商人一般,略施伎俩,骗过户部,捞走了北洋水师甲午战争的胜利。
捞走了两万万两白银,辽东半岛,台湾岛及其所属岛屿(包括钓鱼岛),澎湖列岛。
渠道商这帮狗屁研发能力没有,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废物,就凭着欺骗和低劣的服务质量,霸去了手机行业利益的大头。
而他们的存在没什么原因,就是因为没人离得开他们,他们有什么价值?能产生什么价值?
无非也就是因为大家都懒得调查而已,无非也就是因为我们都迷信“品牌价值”“明星效应”而已。
16年我都还记得国内手机厂商喜欢找韩国佬代言,为啥?因为我们的文化产业不如人家,人家的文化产品就是比我们的好。
为什么我们的文化产品打不过韩国佬?因为我们从来不愿意给做得好的人钱,只是口头鼓励。
因为我们要做聪明人,能用盗版省两个钱,觉得国产可以了,但还没好到值得自己付费。
多聪明啊,算盘叮当响。
这两天新华字典电子化,才四十块钱,一张电影票的钱,都有人嫌贵。
唉,多聪明啊。
在日本没钱买吉野号的时候,日本天皇带头一天只吃一顿饭,全民捐钱买吉野号,就为了冲出日本这座小岛。而那时清王朝的大臣们还在权斗,慈禧一天要吃掉四万两白银,李鸿章还在为了五十万两白银的炮弹和维修费贿赂太监。
也许是中国太大了,地大物博,一如张之洞所说,我中国还找不到适合这种炉子的铁矿?结果张之洞就没找到合适的铁矿,也不对矿石加以检验,炼出来的铁不能用,没人买,还得靠李鸿章救济,换另一种炉子,清朝的铁路才用上了国产的钢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