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人这样报复别人

459人参与 |分类: 行业规则|时间: 2017年06月24日

一个我高中时期的真实故事。

先交代一下背景前提。

老家县城二中有初中部和高中部,我六年中学都在二中,初中三年当班长,后来也是初中部学生会主席,学校教导处教务处的领导老师我都非常熟悉。我在本校升高一的时候,班上其他同学基本都是二中以外的初中录取进来的。
新的班主任老师是一位年轻帅气的男青年,因为同样是教语文,所以跟我初中的班主任经常接触,对我有所了解,他本人也表示看我顺眼,很器重我,开学就钦点我当班长。

这里肯定有知友不服,我占据了主场优势和关系优势,看起来像是不正当途径获得官职。其实很正常,新生入学大家相互之间都不了解,班干部通常是毛遂自荐,然后老师选相对成绩好的,日后熟悉了再看能力表现调整任免。我本来就是学校老干部加风云人物,升学成绩也在班级前五,对于多少了解我一些情况的新班主任,直接定我先当班长是稳妥的办法。

这么说你有没有感觉服了?大部分朋友应该是能接受的。什么,还是不服?!

没关系,我理解。这个故事的关键,也是因为那时候有位H同学不服。没有理由的,我不懂,但我特么就是不服。可能我长得招他恨,不然无冤无仇成绩比他好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搞事情。

嗯,对的,我从一上任H同学就开始接连搞事情,不知道他是不是觉得他那么殷勤主动,没有我的存在他就不用只当个副班长了。

我个人的风格,比较有主见,校园的学习生活中,通常自己积极组织同学解决问题,不好的情况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惊动老师,遵循以人为本善待他人,不喜欢激化矛盾,因此群众关系一直也非常不错,深受同学拥戴。

也因为我太有主见特立独行,H同学就盯着我的纰漏抓我的辫子,他从来不我跟我交流,出点情况就去班主任那里打小报告弹劾我,理由一般是我自作主张或者先斩后奏什么的。经过了很多次小报告,班主任也找我谈过话,没有说明是有同学不断检举我,只是告诉我不要锋芒太露要照顾每一个同学的感受。其实我们都心照不宣,清楚缘由。

老师有老师的智慧,不会偏听偏信,我有我的耳目,自然也知道H同学背后的小动作。他无非是有私心想干掉我取而代之。

这里穿插介绍一下我当时的心理状态。

其实我吧,天生爱自由,骨子里不爱被人管也不爱管别人,但是小时候成绩出众又受人喜欢,比较有魅力,所以在学校一直得到同学信任老师栽培,很多年当学生干部的经历也让我能力有很多的成长提升。

初中时候韩寒看多了,高一也还在看,看出一脑子不切实际的妄想,那时候想要学韩寒辍学去写小说。我这样的状态,心自然也不在学校里不在学习上了。感觉作为一个突破了认知要成为作家的人,在这些单纯的小屁孩堆里当个什么班长是个很麻烦的事。

对于H同学想当班长的动机,我是想,如果他能服众,找个好时机我就体面辞了成全他,因为自己不看重的东西老被人算计着也真是不自在。

可惜H同学醉心权术急功近利,也不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偏不想让我体面下台。在开学两个月以后,他公开策划一场政变活动。

H同学以民主为口号,写了一封联名信,要求班主任老师在同学们相互有所了解的情况下,重新进行一次班干部选举,他的政治口号掩盖了他的私心,起义也没有针对我,居然有超过半数同学在他的私下诱导下签名了,估计他当时也感觉胜券在握了。

老师收到联名信,看起来民心所向,自然也是要尊重大家的意见,于是也就同意了。这下我很尴尬啊,我都打算退位让贤,你这也太不贤了,一点耐心没有,一定要搞斗争打倒我。我就觉得有意思了,那我还真就跟你干到底了。

政治斗争中总是有闹剧有奇迹,就像川普赢了希拉里,人心都是投票给他们喜欢和需要的人。只怪我魅力太大,平日与人为善,再加上那场选举精心准备了一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演讲稿打动了同学们,投票结果我50,H同学7票,(那时候教室很挤的,每个班五六十人),连他寝室里原本私通好的八个人之中,都有三个临阵倒戈,给我投了正义之票。

H同学当时应该是崩溃的,感觉奸臣当道报国无门。只是我也并没有因为这次胜利感到太多喜悦,我讨厌勾心斗角,喜欢直来直去,也并不在意班长的位子。作为一个要面子的男人,被宣战了也绝对不会怂,必须抄家伙上,输赢都无所谓,公道自在人心。结果就把他干趴了。

怪我咯,我也很无奈很孤独,谁又理解我。

不过至此也算不上报复,我打心底没把这些事放在眼里,H同学费尽心机没干掉我,后来变得消极沉沦郁郁寡欢,也不去办公室打小报告了。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或者叫挥刀自宫。不知道那个时期他是不是感觉自己像被迫害的马克思,人们都不懂他的伟大。

很尴尬的,整个高一一年我都当着班长。走廊过道碰到H同学,他总是一副欲将我抽筋拔皮又无从下手的纠结表情,眼神阴冷刺骨。没办法我只能视他为无物。
真正说得上报复,是高二文理分科以后。说起来我都怕我自己,简直是完美的报复。
文理分科以后我跟H同学不在一个班,也不在一个楼层,几乎碰不到面也让我舒爽了很多,老被人仇视鄙视挺烦恼的。高二我也如愿没有再当班长,确切说那个时期正是思想叛逆混乱,成绩急剧下滑,也没有资格当班长,只是高三到艺术专业班又被好事者推举上任,这是后话了。

我在学生时期十来年当班长的过程中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有同学和任课老师自身或者家庭发生重大变故,有特殊困难,我就会立马自发组织同学募捐,大家自愿凑点零花钱,钱数不太多,也不重要,主要表示一下关怀鼓励。一直也得到每一个同学的支持,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来一份,凑齐了写上名单交给班主任转达情意。

高二某天,有位H同学的同村好友告诉我,H同学的父亲查出绝症晚期,命不久矣,家中条件贫困,H同学已经休学回家服侍,随时准备送终。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启动募捐了,但是因为这中间的特殊关系,我犹豫了一上午,到了中午课间,我还是召集了原高一班的所有同学,跟他们通报了H同学面临的情况,然后老规矩发起了募捐,当天捐了有六百多块,我整理好名单,找到了高一的班主任老师,委托他转达至H同学。

我把钱和名单交给老师说明来意的时候,他突然站起身用几乎是敬畏的眼神看着我。

说:凌冬啊,H同学心存嫉妒一直视你为死敌,没想到你还做出这样的义举,真是了不起啊!

我内心而言,也没觉得什么了不起,我那时候是很嫌麻烦的一个人,也不存在作秀。只是我觉得,他并没有真正伤害到我,反而像是自残,我不屑于去记恨他。最重要的是,我不能毁了我个人的传统,那样会让我更难受。

因为我的举动,促使他当时所在的班级,还有部分老师,都发起了募捐行动,由我高一的班主任老师加上自己的心意,一并及时送到了H同学家中,表示所有人的关心慰问。

募捐以后大概一个多月,一个课间,突然有同学说有人在教室门口找我,我寻了过去,是H同学,我走到他身前,他二话没说扑通一下跪在我面前,是的,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跪在我面前,同学们都很懵逼,我也感到毛骨悚然。

然后H同学声泪俱下:冬哥,我以前对不起你,我父亲走了,但他临终前再三嘱咐我,等他下葬以后一定要来给你下礼感谢,就算他不说,我也必须……(地方风俗,父母去世,孝子见亲朋跪拜,称下礼)

我赶紧把他扶起来,拍了他肩膀一下。

说:丧礼都办完了还跪什么,同学一场应该的。

说完我立马转身走回座位,不知道当时我那个潇洒帅气的背影有没有震撼到他,总之我自己回忆起来,每次都被震撼到(此处应有偷笑表情)。

至此我正式报复完毕,可能让很多人失望,对于一个算计我的人,我没打他没骂他,也没有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但我真的一直觉得,那是我人生中最完美的一次报复。

报复,除了以牙还牙,消灭敌人。

更好的出路是消除怨恨,让人心生敬畏,让人五体投地。

潇洒不过泯恩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