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我们县城的杀人案

335人参与 |分类: 行业规则|时间: 2017年08月04日

事情发生在刚刚过去的大年初一,轰动了我们整个县城,男女老少见面拜年说完客气话都会忙不迭的谈论这件事,唏嘘感慨一番,话题热度持续一月有余。事情发生在离我家十几里的地方,我听过好几个号称就在事发地居住或者认识当事人的人描述,但版本多少有些出入,就连受伤人数都从两人到九人不等,我从新闻上看到的是2死2伤。

多年前一个村民的妻子外出被一辆车辆撞伤,导致重伤住院,事故责任清晰,撞人者赔偿。但撞人者不知什么原因,不给钱。被撞者不得已起诉至法院,经过漫长的诉讼,法院终于判处18万赔偿,被撞者以为治病有望了。拿着法院的判决找肇事者要钱,但是,还是没有。被撞者一边四处筹钱给家人治病,一边找政府,法院要求拿到自己应有的赔偿。但是政府就说你这涉法涉诉的上访我们不予受理,你找法院去吧,那边法院又以各种借口推脱。现在 也不知道为什么执行局不执行。

时间就在被撞者身上缓慢而痛苦的碾过。最终被撞者全身瘫痪,没钱医治不得已回家。被撞者的丈夫就在瘫痪的妻子,政府,法院,肇事者之间奔走。他想不通一个 政府工作人员为甚么肇事之后明明有钱就是不履行赔偿,想不通为什么每次去肇事者家要钱更像是乞讨,想不通为什么政府不给他做主。

2015年,被撞者去世。

农村每年年底都是清账的时候。被撞者的丈夫最后一次来到撞人者家要钱,虽然妻子已经离世,但钱是他应得的。结果,除了一顿奚落,钱还是没有。

今年春节前,农民自己买了许多的礼花。村民搞不懂他为什么在感情很深的妻子刚过世的当年就买礼花是干什么。按照当地风俗在亲人过世的当年是不贴对联也不应该放礼花的。

大年初一,农民提着满满一桶从礼花里剥出来的火药最后一次来到撞人者家。

听人说现场相当惨烈,两人都是四肢横飞,不知道谁的内脏谁的手脚,离爆炸点30外的玻璃也被震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