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学社,君天盟

在中国大家对毒品的态度为什么那么坚决?

20人参与 |分类: 公益禁毒|时间:2019年10月06日 15:29
大家都知道,无论国外鼓吹什么大麻合法,在我们国家,对毒品都是“零容忍”!

image.png

在中国,制作、贩卖、运输50克以上的毒品,就要面临15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乃至于死刑,50克是什么概念?一颗鸡蛋的重量。你随便在美国大城市的黑人街区,随便一个帮派分子聚集地,都能找到更多的分量。甚至在一些大学生的宿舍里、派对现场,都能找到更多。

某些好莱坞巨星、NBA巨星、著名主持人,走着走着,身上都能掉下一包奇怪的东西。你随便找一个普通的美国人,都会发现他们随身都有一些小药丸,他们会告诉你,这只是“镇痛药”。美国的年轻学生,会在考试前使用“聪明药”......有人说:3亿美国人每年像吸尘器一样,吸走世界上一半的毒品。

美国是世界最大的毒品消费国。仅大麻、可卡因、海洛因这三种毒品的销售量每年就高达近1.6万吨。美国每年可以消化掉全球生产的半数以上的毒品,美国人每年用于购买毒品的支出为500亿美元以上。全世界生产的毒品60%以上输往美国。美国人消费的可卡因占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一。2002年以来,美国吸毒者占全美人口的8.2%。

而类似于芬太尼这样的镇痛药,已经在美国被滥用。普通人疼痛、疲惫、抑郁,都会使用含可卡因的处方药。2018年美国因可卡因服用过量而死亡的人数创下历史新高,接近1万5千人。这一数据,比2015年增长250%。硅谷的科技互联网大佬们,也经常被毒瘾丑闻缠身,比如说,著名的马斯克,他还曾经叼着大麻喷云吐雾上直播。

image.png

这在我们国家,是不可想象的。

中国是禁毒力度最大的国家,无论是谁,只要制毒、贩毒,都将遭遇最严厉的制裁。2007年,有个叫做阿克毛的英国人,在乌鲁木齐机场被发现携带近4000克毒品,随即被当地中级法院判处死刑,之后上诉到高级人民法院,依旧维持原判。后来这个阿克毛想尽各种方法,甚至想要依靠精神鉴定来逃脱制裁,甚至当时的英国首相都打电话求情,但依旧是维持原判,两年后,他被注射死刑。

image.png

2019年1月16日,加拿大人谢伦伯格因走私冰毒222千克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死刑,此前在2018年11月2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走私毒品罪判处谢伦伯格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五万元,驱逐出境。谢伦伯格不服,提出上诉。结果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过轻,发回重审,于是二审直接判了个死刑。

image.png

中国对毒品防范到了什么地步?不但朝阳群众会主动揭发举报,就所有人民群众都是发自内心的支持,讲个正经的新闻,不是段子。2018年时候,四川绵阳的一个小偷入室盗窃,看到地板上有不明白色晶体,这个小偷果断举报,警方根据线索一举掌握两大制毒、贩毒集团的证据链,一网打尽,共抓获涉毒人员23名,涉案毒品34.916公斤。

image.png

无论是海洛因、冰毒、还是其他新型毒品,一点点,就足以摧毁一个人,一个家庭,可以让人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而制作、贩卖毒品的高利润更是让许多人铤而走险,以身试法。

这几年,我们有些涉毒的艺人出来卖可怜,说要重新回来,但在舆论上却得不到同情和谅解,这不是谁要封杀他们,而是因为民众的情感上不能接受,下意识就抵制了他们。

道理很简单——如果他们可以被原谅,可以继续复出捞钱,那么那些在缉毒战线上牺牲的警察同志们,能不能复活?据统计,2016年,中国牺牲的公安干警共有362人,几乎是每天牺牲一个。这其中,缉毒警察的死亡率,是其他警种的4.9倍,受伤率更是高出10倍。我们对涉毒人员的宽容,就是对缉毒英雄的冷漠无情。

中国自清末鸦片战争以来,被毒品害的太惨了,整个清末和民国,中国从精英阶层到普通百姓,都摆脱不了毒品的笼罩,军阀、政客、明星、文人......很少有不沾鸦片和海洛因的,甚至连正规军都是“双枪兵”(一杆步枪,一杆烟枪),杜月笙作为蒋介石的地下代理人,操纵着巨额的毒品生意,甚至连堂堂上海警备司令熊式辉,都公开贩卖鸦片。

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央政府分别在1950年和1952年分别制定了《关于禁绝鸦片烟毒的通令》和《惩治毒贩条例》。地方政府对待吸毒人员和种毒人员也采用了严刑酷法。1952年下半年,全国召开仅各种禁毒宣传会765428次,参加会议的群众近7500万人。收到检举信131万件, 共检举毒犯22万余人。据统计,仅在1952年下半年的禁毒运动中,全国共缴获毒品3996056两。在禁毒重点地区共发现制造、贩卖、运送毒品的毒犯369705名,逮捕毒犯82056名。上海从党政机关到里弄胡同全部成立了禁毒组织,大张旗鼓发动群众参与肃毒运动,运动开展两个月期间,全市召开有关禁毒的会议3万多次,受教育的群众达250万,几乎是“人人受教育”。一些从不参与政治活动的老年人和家庭妇女都成了不自觉的隐形“禁毒警察”,1万5千人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毒贩。

所以说,新中国的禁毒运动,还是另一场“人民战争”,用短短三年时间,创造了在全国范围内扫除毒品的奇迹。

image.png

毒品在近代中国为患百年,这让它成了中国人民心中刻骨铭心的记忆,去过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同学应该都知道,纪念碑上第一块浮雕,就是林则徐虎门硝烟,这是中华民族的人民英雄们反抗内外压迫的开始。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我们对毒品“零容忍”?要知道,近年来,西方掀起了一股“毒品合法化”的潮流。部分欧洲国家,如葡萄牙、荷兰、西班牙等,早已实现吸毒合法化,法国则在2016年开放了首家合法的吸毒室,在澳大利亚和德国,有合法的吸毒点,美国23个州允许贩售医用大麻,科罗拉多州和华盛顿州允许贩售娱乐大麻;而它的邻居加拿大,在2018年已经大麻合法化了。甚至国内有些公知大V也在微博上鼓吹大麻合法化。

鼓吹毒品(包括大麻)的合法化,不是蠢,而是坏!毒品的成瘾性主要体现在它替代可以人脑产生的类吗啡肽物质物质,并产生更强的愉悦感,但在此同时,它又会抑制人脑自行产生类吗啡肽物质物质,最后人脑再也无法产生类吗啡肽物质物质,而外界也不再提供的时候,人的生理活动就会紊乱,出现“戒断反应”。说白了,除了毒品,你再也无法从日常的生活中获得快乐了,无论你工作、爱情、成功、财富、成名,都会变得毫无乐趣,除了毒品带来的强烈刺激,这个人就会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什么叫做“行尸走肉”,这就是了。

一般情况下,沾了大麻的,就会不止于大麻,沾了海洛因和冰毒,这辈子就几乎无法摆脱毒品,最后耗尽家财,形销骨立,了无生趣,甚至为了感官的刺激,去铤而走险。可以说,但凡瘾君子,人格上都已经被摧毁了。

自从2012年大麻合法化以来,美国科罗拉多州的毒品致死率已经飙升至全美第一;同时科罗拉多州的大麻、酒类、可卡因、处方类止痛药和海洛因四项消费皆居全美榜首;自愿接受戒毒、戒酒治疗的女性中7%是孕妇,而这个数字的全美平均值是1%;处方类海洛因的过量使用在增加;20%的本州居民使用非法药物,居民因使用毒品的入院治疗人数大幅度提高,其中海洛因的治疗人数十年内翻番;过量吸食毒品致死的人数已经超过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数。

那么为什么如今的某些西方国家还在放宽毒品的管制呢?这是因为,毒品本身也是阶级社会的一种“统治工具”,特别是在那些日益走下坡路的国家和社会。

资本主义的根本矛盾无法解决,大金融资本家无法摆脱他们贪婪无厌的本性,富人越富,穷人越穷,社会阶层固化,底层劳动人民无法获得上升通道。那么毒品,就和消费主义、“奶头乐”等娱乐文化、虚拟电子游戏一起成为底层人民的麻醉剂。在封建时代,这个麻醉剂是宗教;在近现代的西方,这个麻醉剂就是“嬉皮士”文化、好莱坞爆米花片、超级英雄漫画、职业体育明星文化、高油高糖的食物饮料......以及毒品。

image.png

在毒品和精神毒品的污染下,人民会在虚无的享乐中失去智慧和自信,失去奋发进取的力量。欧美的大麻合法化,就是一种缓和阶级矛盾的方法,快乐,不必源自于劳动和成功,堕落也可以。你可以看到,美国的顶层精英、社会名流们可能也吸毒,但那只是偶尔的放纵,甚至是有意的引导,毒品绝不会在上层泛滥,而会在下层疯狂流通,既能帮助黑白两道的顶尖人物聚敛财富,又能瓦解底层民众的进取心。人们又可以在虚幻的及时行乐中获得短暂的快乐,忘记痛苦和不甘,忘记理想和使命。

但人类的快乐,不应当在虚幻、短暂的感官刺激中获取,而应当在不断地学习、劳动、成功、进取中得到。

我们之所以对毒品零容忍,不只是因为我们要对国家和民族负责,更因为我们要对人类的未来负责。

作者:申鹏

地址: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请发表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