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试妻

1294人参与 |分类: 行业规则|时间: 2017年07月24日

庄子有一次出去游山玩水,路过一处坟场,看见一座新坟边上坐着个全身裹素的年轻美貌女子,手里拿着一把大白扇子,正一下一下地使劲地扇那坟。庄子看了很奇怪,上前问她在干什么,女人回答说,坟里埋的是自己的丈夫,活着的时候两个人感情甚笃,丈夫死了也不舍得撒手,遗言他死后如果她想改嫁,要等到办完丧事坟土干了才行。

可是这新盖的坟土什么时候才会干呀?急死人不偿命,所以自己就坐在这儿扇,扇扇扇,让它快点干。

庄子听了心里暗笑,亏她说生前相爱,还这么急着去找第二春,若是不相爱,那要怎样?他这时已得道,会法术,看见年轻漂亮的女人忍不住想献献殷勤,说你力气太小了,我来帮你,拿过那把扇子几下就把坟扇干了。

女人大喜过望,把扇子送给他,然后自己向着新生活飞奔而去。

庄子回到家中,坐在客厅,手里摆弄着那把扇子还在不住地感慨。

庄子共娶过三任太太,前两任一个得病死了,一个犯了严重错误被庄子休回了家。现任太太姓田,年轻漂亮不说,出身于齐国贵族之家,放在现在那就是个高干子女。她听见老公神神道道地边扇边念叨,就问他发生什么事了,庄子一五一十把扇坟故事讲了一遍。

小田听后很生气,骂那个女人不要脸,这么薄情寡义的女人真是世间少有。其实小田在心里更气的是庄子对漂亮寡居女人献殷勤,还收了人家赠予的扇子。

庄子听了老婆的话不阴不阳地念了四句诗:

生前个个说恩深,

死后人人欲扇坟。

画龙画虎难画骨,

知人知面不知心。

小田是个聪明人,哪能听不出这画外之音,大怒:“你这就是把天下的女人一网打尽了,人和人怎么能一样!你这么说也不怕咬到舌头。”

庄子说:“嘿嘿,你就别在这儿说嘴了,我要是死了,你这么如花似玉的,能熬过三年五载吗?”小田立即表态:“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更二夫。要是不幸降临到我身上,这么没有廉耻的事,别说三年五载,一辈子我也不会去做。”

庄子听了摇摇头:“难说,难说。”

小田气急了口无遮拦起来:“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无情无义啊,死了一个老婆,马上再讨一个,休了一个,又娶一个。有志气的女人胜过男人不知多少,怎么会给人留下话柄,让后世耻笑。现在你又不死,你怎么知道我会怎么做?就只好冤枉人了。”

说完,气不过,夺过那把扇子撕得粉碎。

庄子听了有点恼羞成怒,嘴上却说:“你也不用发火,你能如此争气再好不过了。”

过了几天,庄子突然病了,越来越重,小田天天在床边垂泪,庄子对她说:“我病得这么重,只怕是好不了了,可惜前两天那把扇子让你给撕了,要不然正好留着给你扇坟。”小田哽咽着说:“你放心好啦,我怎么着也算是个知书达礼的人,肯定会从一而终的,绝无二心。你如果信不过,那我就死在你的前面好了,这样可以表明心迹了吧?”庄子一听道:“听你这么说我死也瞑目了。”说完就咽了气。

小田悲痛万分,倒在庄子身上嚎啕大哭。后来在乡邻的帮助下,买来棺材物事,将庄子入棺,设了灵堂。想起两人平时的恩爱甜蜜,伤心已极,日夜痛哭不止。

庄子死后第七天,他家突然来了一位楚国的贵族青年,风流雅致,英俊潇洒。自称曾经和庄子有约要拜他为师,现在登门拜访。

听说庄子已死,那人忙到灵前祭拜,洒泪说自己无缘听先生的当面教诲,愿意为先生守灵百日。

然后请小田出来相见。小田一开始不肯,楚王孙说:“按照古礼朋友的之间交往妻妾都不用避讳,别说我和先生还有师生之名分,不用拘礼了,快出来见见吧。”

 小田只好出来见客。见对方如此人物,好感大生,对于楚王孙提出的守灵百日的要求也不好回绝了。

两个人虽然分居灵堂两侧,但是吃在一起,白天在一起活动,如同一家人一样,住的地方又是人烟稀少的深山僻岭,小田想不动情都难。两个人慢慢开始眉来眼去的,都有几分意思了。

半个月以后,小田把楚王孙带来的老仆人叫到一旁,问他家主人是否有婚配,回答说没有。小田就请他给他主人转达想结秦晋之好的愿望。

第二天,见到老头问他家主人怎么回的话,老头说主人心里是愿意的,但认为有三条不妥:

一是大堂上摆着灵柩,两个人对着棺材办喜事有点太那个,

二是庄子是有名的贤能之人,他家主人一个无名小卒只怕日后会被小田瞧不起,

三是行李还没到,连聘礼都没有,有点不成体统。

小田摆摆手说,这三条都好说,灵柩又不生根,回头让人抬到后院的空房里好了,腾出地方拜堂。说到老庄的贤能,空有虚名罢了。不用说别的,只就休妻,调戏寡居女人这两样就称不上贤了。你家主人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况且我们俩人都是高干子女,正是门当户对,哪有什么瞧不起一说。至于第三条,要不要聘礼还不是我说了算,咱们是两情相悦,我这有点私房钱拿出来作两套新衣服就行了。

于是让民工把庄子的棺材抬到后院的空房中,令人打扫庭院及内室。

自己脱下守孝的素服,换上彩衣,涂脂抹粉准备妥当。

当晚,大堂上灯火辉煌,两个新人在花烛之下真是璧人一双,交拜完毕,入了洞房。

正在要脱衣上床的时候,新郎突然紧皱眉头倒地不起,奄奄一息。小田忙上前一边压住胸口给他做急救,一边叫来老仆人问是怎么回事。老仆回答他主人这病由来已久,每年都犯,没药可治,只有一样东西用了立即见效。

小田急问是什么东西,老仆说:“只有活人的脑髓可以救他。以前犯病了,楚王会马上叫人把死刑犯带来,取了脑髓就着酒灌下去,立即就醒了,这荒郊野外的哪里找人脑髓去?这下子主人死定了。”

小田这时很冷静,知道老公的性命危在旦夕,想来想去问老仆:“活人的脑髓肯定找不到,不知死人的脑髓好不好使?”

老仆说:“人死后七七四十九天之内脑髓都没干,都可以用。” 

小田说我前夫刚死二十几天,可以取了他的脑髓来救人。

老仆人回答那当然好,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了。

小田说;“我们都结婚了,当老婆的为救老公,命都可以舍,何况已故前夫身上的一点东西。几千年后,死人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捐出来救人的。”

于是小田让老仆照顾楚王孙,自己一手拿灯,一手提着斧头来到后院,把灯放到棺材上,双手举起斧头就劈了下去。

刚劈了两下,就见那棺材盖被推开,庄子在里面叹了口气挺身坐了起来!

炸尸了!这个变故可把小田吓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老庄说:“你快扶我出来。”小田听到他能讲话,知道这是返魂现象,老公死而复生了!于是不再害怕上前扶着庄子跨出棺材,两人一起往前厅走。小田此时心里那真是七上八下的,恨不能走一步退两步,因为自己屋里还有两个大男人,不知道怎么跟庄子交代。

没想到回屋一看,那主仆二人踪影全无,顿时放下心来,也顾不得细想,先安抚好这头再说。

于是对庄子说:“自从你死后,我日思夜想,刚才竟然听见棺材里有声音,想起古人有许多还魂的事,赶紧取来斧头劈开棺材,没想到你真的还魂了,谢天谢地。”

老庄说:“多谢你的深情厚义,只是为什么你不穿孝服浑身穿红戴绿呢?”

小田回到:“这不是棺材里有声音嘛,开棺见喜,穿红取个吉兆。”

庄子又问:“那么棺木为什么不放在正堂,要放在后院?”

任是小田再机智,这次也编不出理由了。

老庄叫拿酒来,自己一人闷声痛饮。

小田和老庄本来感情甚笃,见他死而复生,打心眼里高兴,对庄子软语撒娇,指望着两人再做夫妻。

庄子这时已经大醉,说:“我让你看两个人。”小田转头一看,之见楚王孙主仆两人走进屋来,大惊失色,回头一看,庄子却不见了。再回头,哪里还有楚王孙,原来他们都是庄子使用分身隐形法自己扮的。

小田羞愧交加,解下腰带,悬梁自尽了。

庄子酒醒后,心中五味陈杂,把老婆放到了那个劈破了的棺材里。

痛定思痛,得出结论:人应该顺应人性,也就是顺应自然,人性是测试不得的。

幡然醒悟之下拿过家里的瓦盆为乐器,写出一曲,倚着棺材放声高歌。

大块无心兮,生我与伊。我非伊夫兮,伊非我妻。偶然邂逅兮,一室同居。大限既终兮,有合有离。人生之无良兮,生死情移。真情既见兮,不死何为!伊生兮拣择去取,伊死兮还返空虚。伊吊我兮,赠我以巨斧;我吊伊兮,慰伊以歌词。斧声起兮我复活,歌声发兮伊可知!嘻嘻,敲碎瓦盆不再鼓,伊是何人我是谁!

将瓦盆打碎,放上一把火将棺材连屋子一起烧了。

自己从此云游四方,终生未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