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规则 > 正文内容

70年代一个窝心的冤案

蛋疼叫兽6年前 (2017-04-06)行业规则527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家乡那边流行跑港澳台讨生活,地方太穷了,不跑出去光靠两亩田就得饿死。如今很多混得很好,衣锦还乡捐路补桥,可以说是非常励志了。

我亲戚当年为了生活,也跟着家乡人出去了,留下妻子和腹中胎儿在家,每月定期汇生活费过来。

直到有一个月,没有收到钱和信件,家里人只觉得是忘记了,但第二个月,第三个月也是如此...逐渐杳无音信,从此人间蒸发了。

家里人很伤心,以为是亲戚在外面有了家庭,贪图那边的富贵荣华,想抛弃老家的妻女,才躲起来的。

当年一起离开家乡的有十几个人,但有五个人消失了,我亲戚就在其中。另外剩下的人回来后,也说找不到这五个人,可能是跑了不回来了。

亲戚的妻子没有改嫁,在那个年代,没文化没钱没背景的女人,独自含辛茹苦把女儿培养成了大学生,个中心酸也只有自己懂了。女儿也争气了,毕业后进了国企,工作经常全球飞,早早在一线城市买了房开了公司,成为我们家族里最励志的人。

村里有五个人失踪了,自然宗族里要管的,一直没有放弃有派人去寻找,但迟迟没有消息。同去闯荡,最后回来的那几个人,在一次酒醉后透漏了真相:那五个人不是失踪,是死了。

怎么死的呢?犯了特务罪,早在70年代就被当地政府秘密处决了。

这个真相当时并不是很被信服,大家半信半疑,就当他们说酒话。

事情的转机大概在90年代末,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那边来人了,来的人不是谁,是失踪的那五个人之一,年龄最小的那位男孩子。他还活着,在那边还进了政府机关工作。

坏消息是,五个人里只有他活着,另外四个人都死了。

怎么死的呢?犯了特务罪,被秘密处决了。

这个男孩子当年过去那边工作的时候,只有14.5岁,他是跟他亲哥哥过去的。那边生活极苦,吃不饱穿不暖,但大家为了早日挣到钱早日回家,也都很卖命工作。有一天,男孩跟他哥分别被一帮人带走,此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哥哥了。

那边官员可怜他年纪小,顾及他应该是不知情的,就放了他一马,并好心供他上学,身份也被换了。他因为年纪小,也不懂为什么人家要抓他,为什么他哥不见了。但心里大致知道,他哥可能死了。也不敢跟家里那边联系,毕竟身份都给换了,人家可能想隐瞒什么,他怕连累到家里,就拼命学习,希望长大后有机会能找出真相。

长大后也如愿进入政府机关,偷偷查了好多年,才查到当年的案卷。

当年有人跟政府举报,那五个人是大陆派来的特务,所以才被杀害的。他是因为年纪小侥幸逃过一命的。

后来怎么样了呢?经过这个男孩和家乡人的努力,总算为冤死的那四个人翻了案,证明了他们是无辜的,是被人冤枉的。那边派人来谈判,每家赔一笔钱。这事也不要提起了,人都死了,什么也挽回不了了。

整件事里,最阴暗人性最可怕的地方是,当年冤枉我亲戚他们是特务的人,是同去讨生活的家乡伙伴,是同甘共苦最受信任的自己人,是回来后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那几个人。

为什么要冤枉自己的同伴?十几个老乡到那后抱团取暖,但人的想法不同,逐渐有分歧,要站队了。以我亲戚为首的五个人就走得近,经常一块玩,工作上很卖力,被上级欣赏,就让我亲戚做了领头,带着大家伙干活。后面是有点小摩擦,另外那几个人就对我亲戚他们怀恨在心,一合计,想出了这么个毒计,众口铄金,举报也就被重视了。

老乡老乡,背后一枪,看来也不是瞎说的了。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凹凸学社,君天盟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ddsky.cn/post/60.html

分享给朋友:

“70年代一个窝心的冤案” 的相关文章

三星note7燃烧亲历者写的关于韩国人的几个故事

说说我自己和棒子们的故事:第一次六年级时候我的同桌是个文静、优雅、漂亮的北朝鲜姑娘,印象中的她总是穿着长裙和白衬衫,仙飘飘,平时我们都怯于与对方交谈。有天上课她传来个本子,上面夹杂着拼音写着些问题,就这样传纸条我们聊了很多。有一天,她递来了一张巴掌大的便签纸,上面用黄绿色的荧光笔写着“我喜欢您,希望...

如何快速识别“莆田系”

当看到医院名字里有这些词时,请注意了随着事件发酵,一大批莆田系医院名称被媒体曝光出来。一份尚不完全的名单显示,至少500家莆田系医院攻占了全国115个城市。我们发现,有一些词在医院名称中反复出现。妇科、泌尿、整形、男科等词汇是莆田系重灾区,小城市医院冠以北京、上海大城市名号,也是它们的特征之一。博爱...

我们的法律允许:谋杀自己的妻子?

今天我要讲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的全名应该叫“如何谋杀你的妻子,而且你只需要坐区区4年牢,出狱之后还可以再娶一个,接着谋杀”。杀人者,叫王光宇。被杀者,叫董珊珊。2008年底,25岁的北京姑娘董珊珊嫁给了王光宇,他长得高大端正,又是进出口贸易公司的经理,她觉得这个男人很能给他安全感。她对她妈妈说“...

我再也不碰刑事案件了

一个刑案。我再也不碰刑案了,刀架在脖子上也不碰。是个法律援助的案子,被告太穷,请不起律师。这种每个所都要接,这次这个分给我们所了。小姑娘才12,被轮奸后杀害。犯案的最大才18,最小的才14。全是父母打工不管,也辍学,天天混在一起玩的。全是认识的人,都是一个小区的。是老小区,脏乱差,几乎是出租屋。那天...

一件令人悲伤的杀人案

83年严打期间,我们县城西边一个叫大场镇的某个村庄发生了一起爆炸案。一个19岁的小伙子,用炸药炸死了自己的亲大伯。小伙子也身受重伤,伤了腿还是伤了腰这个我忘记了,总之这个小伙子爆炸过后还活着。  警察把这小伙子抓捕归案,案情让每一个参与审讯的警察唏嘘不已。这小伙子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

驾照卖分

大街小巷的阴暗处贴满了小广告——包小姐,淋病梅毒,当然还有收驾照分。随着汽车销售量的疯长,交通违章的数量也在急剧攀升。车多了,驾驶员也就多了,马路杀手也就随之增多。近年来最严交规也出台了。那么问题来了——12分不够扣,不够扣,不够扣。有个朋友老婆管的严,缺钱,但是有驾照!估计有很多朋友都是个有本没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