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英雄“牛友兰”​的悲剧

1170人参与 |分类: 人性解码|时间: 2017年04月06日

牛友兰,1885年生于山西省兴县一个大地主家庭。1937年,抗战爆发后,牛友兰为抗日救亡可谓竭尽全力。牛友兰在兴县城关开设了  “复庆永”商店,抗战爆发后,当时的合伙人准备把库存商品转运陕北,另设门市。牛友兰说服合伙人,拿出部分物资支援抗战。

1937年,贺龙所部120师来到晋西北开辟  “敌后抗日根据地”。120师军需物资严重匮乏,牛友兰召集  “复庆永”的股东,商议决定把  “复庆永”库存的布匹棉花,毛巾袜子肥皂等拿出来,支援120师。牛友兰还献出自己五座庭院和一所花园,给部队和边区行政公署使用,贺龙等人曾长期住在牛家大院。

后来,牛友兰的好友中共地下党员刘少白,奉命筹办兴县农民银行,刘少白找到牛友兰筹集资金,牛友兰拿出2万5千元。

晋西北的交通闭塞,抗战期间物资匮缺,牛友兰拿出1万银元,在  “复庆永”商店的基础上,创办了兴县产销合作社。合作社分为生产部和营业部。生产部负责纺花织布,营业部负责经销生活用品。生产部后来改名为蔚汾纺织厂,直供抗日部队。

蔚汾纺织厂后来发展成晋西北纺织厂,成为晋西北最大的纺织厂,牛友兰担任晋西北纺织厂厂长和经理。1941年牛友兰任晋西北贸易总局顾问,调离了纺织厂,牛友兰没带走任何财物(包括建厂时他自己投入的1万银元)。在整个抗战期间,牛友兰几乎献出他的全部家产,先后捐资35000块银洋,捐粮2万多公斤,还捐献了大量棉花布匹,毛巾肥皂等生活用品。

1942年5月,牛友兰带领晋西北士绅团来到延安,受到了毛泽东等中共领导的接见。参观团回到晋西北以后,牛友兰积极宣传延安的好经验,好作风。牛友兰 在《抗战日报》发表文章说:  “最使人感动的是延安的新政治,新经济,新文化,这是共产党领导人民能够取得胜利的保证。我们一定要把这些宝贵的经验发扬光大,让它在晋西北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牛友兰认定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他鼓励自己的子女参加革命,先后将自己的儿子,侄亲等十几人送到延安接受革命思想教育。

在牛友兰的子女中,最突出的革命典型,就是牛友兰的儿子牛荫冠 。1933年,牛荫冠考入清华大学,读书期间,牛荫冠开始担任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干事。1936年,中共北方局委派牛荫冠回山西,协助薄一波作山西上层的统战工作。1940年,晋西北行政公署成立,牛荫冠被选举为行署副主任,兼任行署党组书记。

1947年秋,晋绥解放区进行土地改革,在蔡家崖召开了  “斗牛”大会,对牛友兰进行了残酷的批斗。  “斗牛”大会的高潮是,牛友兰被铁丝穿过鼻孔,让牛友兰的儿子牛荫冠牵着,不知何故当场拉断了牛友兰鼻翼下的脆骨,鲜血落地  “有人说牛友兰见牛荫冠接过铁丝,左右摆头所致”。斗牛大会几天之后,正赶上中秋节,牛友兰去世,终年63岁。

1947年斗牛大会之后,牛荫冠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回到党校继续学习。1949年后,牛荫冠历任江西省政府副主席,湖南株洲331厂厂长。1955年牛荫冠调任沈阳112厂厂长。

1962年调任国务院商业部副部长,1963年任北京商学院(今北京工商大学前身之一)院长。牛荫冠是中共八大,十一大代表,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当年晋绥党校教育长龚子荣曾经在《回忆牛荫冠同志二三事》中提到:有一次牛荫冠在支部大会上发言时,谈到在  “斗牛”大会上的经历时说,大会一开始,有人把他(牛荫冠)推到地主一边,但贫协主席却说:这是自家的人,怎么放到那一边?让他和农民坐在一边。这时,他(牛荫冠)“真是感到极大的温暖和党的亲切。感动的落泪不止。(《牛荫冠纪念集》172页~174页)”

牛荫冠对导致父亲死亡的  “斗牛”大会,事后能感到  “极大的温暖和亲切”!真不知是什么样的体系,能培养出如此冷血的动物?曾在晋绥工作过,后来做过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的郑天翔,在怀念牛荫冠的文章中说:大义灭亲,荫冠同志已经做出榜样。如果他的父亲是一个恶霸,或汉奸,或进行反共,反八路军的活动,或反对土改,对他进行严厉处置,荫冠同志是会毫不手软的。(《牛荫冠纪念集》176页)

1989年7月18日,中共兴县县委正式作出了给牛友兰  “平反”的决定,否定了土改中强加给他的所有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