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没有资格决定一个孩子的未来

447人参与 |分类: 行业规则|时间: 2017年04月19日

写这个事情的时候,我深刻思考是否需要匿名,但是为了还原事情的真实性,我打算不匿名了,不管这位已经退休的老师是否看不看得到这篇文章,我都想把心里话吐出来。

我是一个比较调皮的人,高中从理科班分到了文科班。我高二逃学一年,高三再回来读书,九月份开学两周,班上有同学反映我纪律不好,散漫,影响到了他的正常学习。其实事情是这样子的:我爱迟到,上课喜欢睡觉,中午不吃食堂,一个人跑到校外餐馆,两点半才回来。某些同学说我的不上进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学习兴趣(我现在也觉得日狗)。我记得非常清楚,9月30日下午,考试结束之后本来该放假了,班主任叫我们全班同学留下来做一个决定。

重点来了!!!前方高能!!!

“你们每个人拿一张白纸,写下你最不想和他成为同桌的人,我们选出得票最高的前八名做最后一排”,瞬间,很诧异,我知道我逃不掉,我肯定要去最后一排了,毕竟那么多人讨厌我。大家并没有交头接耳,五分钟完成了这个项目,班长来把票全部收走了。十月四日返校,班主任老师按照得票高低,一个一个叫班长召唤这些中奖者去他办公室做安慰!

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一个被叫去的是我们班成绩始终前三的人,她哭了,回来留着很多泪水,脸红红的,趴在桌子上一直哭泣,也没人去问她为什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她的锋芒毕露遭到了很多同学的非议,人心啊人心。这位同学从初中开始就立志要去美国,高中以来英语几乎没下过140分,深得英语老师喜欢。可能由于一定的傲娇,导致她不能正常地和同学相处:举个例子如下:另外一个女同学骂她土,她直接甩了对方一句“我再土也是要去美国土,你他妈一辈子就在这山沟里”。确实很讽刺的是,这位优秀的女同学现在华盛顿,那位嘲讽她土的女同学人在我们老家当安踏的店员!

不好意思,刚才激动说跑题了。进入正题,我是第三个被叫去的,班主任告诉我说我不守纪律和班规,只能坐最后一排到高三毕业,我当然无所谓啊,反正当时也不想上大学了,回来只是给家人一个交代。最后一排位置宽敞,方便睡觉,后门打开,我随时可以出去玩。这时候出了一个插曲,最高票的那位同学不愿意坐最后一排,本来八个人已经选出来了,最高票同学要求坐讲台旁的特殊位置,老师知道她是清华北大的苗子,只能由着他。倒霉的是第九名得票者被递增了上来跟我们坐最后一排。我好深刻地记得一件事儿,四号我们全班换座位的时候,大家气氛很尴尬,都在猜测谁他妈投了我一票,我当然是无所谓哈,反正前面的同学很多都和我们最后一排的人躲着眼神。

当晚,我们为了反抗老师的暴政,最后一排八个人去吃了校门口的火锅,喝酒喝到了晚自习下课,我们集体和了个影。有人说我们要发奋图强,气死老师,我心里想你他妈读书是为了老师吗?也有人说我们要和其他同学割裂,不理他们。我笑而不语,回家打了一下实况睡觉了。

第二天的白天,最后一排的同学有超级努力听课的,幻想着老师看到他表现好可以坐回前面去(最后一排位置固定,前面七排位置每周四调整一次,关键的不是座位,而是他们那张脸)。其实到了高考最后一天,整整两百多天里,最后一排的同学都没能回到前面去。说实话,这件事儿对我的打击不大,我看淡了高考,也没啥大的留念,但是其他几个同学其实不是调皮鬼,蛮听话的,其中不乏成绩好的人,只是由于不善于人际交往,被同学讨厌恶心,整到了最后一排。

二次模拟考试,几乎所有最后一排的人全部名次下滑。老师公开表达放弃了这些人,也明确地表达了一句话:你们不要打扰其他同学学习,自己该干嘛干嘛,不要影响别人,自己慢慢睡觉。那时候的人啊,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面子上哪能过得去。尽跟老师对着干,不爱学习是自然的啦。坐讲台旁边那个同学一如既往滴勤奋,虽然继续被同学们讨厌着。

我们班是文科班,是一个组合班级,班上的70个同学来自于十五六个班的混合体,高一上期十二月分的班,女生59个,男生11个,城里的孩子35个,农村的孩子35个,我现在也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当时矛盾很大,现在的那个微信群,一年说的话总共加起来不超过1000字。班上的氛围很诡异,班上的小团体估计有十七八个,三四个一伙,我没和任何人交朋友,我深知人的善变。我高二一年不在学校,高一的那些铁杆姐妹们到了高三很多都散了,重新进行了组合。

我的班主任时年59岁,快到了退休的年纪,他也没啥大的抱负了,只想品稳的度过。他的教育史上,倒是培养了两个清华一个北大的学生,这件事从高一到毕业,他给我们说过八百遍(夸张了),时刻用来鞭策我们。他总体上是个负责的老师,教学能力也蛮强,只是不爱拓展课外的知识,比较死板,在这件事儿上的做法我也不太认可。给大家说说结局吧,特殊位置那姑娘考上了复旦,但是错过了北大,蛮遗憾,现在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去了华盛顿,她是我现在微信通讯录里面唯一的高中同班同学。她说回了上海我们会一起吃饭,我说好的。最后一排的其他同学全都选择了复读,高考都不理想,第二年奋战还是不太理想,没有一个考了重本,其实其中的几个都能上重本的。倒是我,踩了狗屎,考上了超过自己能力的大学,一步一步往上爬,一切蛮顺利。可能有人会问,不就是调个位置嘛?不就是被全班人知道那么多人讨厌他吗?至于影响学习吗?我想告诉你的是不是每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小姑娘内心都有你那么强大,这件事儿给这些人带来的创伤是无法估计的。多年以后他们的儿女可能被老师这样调整一次位置,我估计他们都有拿刀捅老师的冲动。

其实吧,这些被投票选出来的人都不是什么调皮鬼,最多有时候讲话睡觉,没有任何越轨行为,很多比他们搞事的同学却平稳度过这一次选举跟同学们其乐融融。他们不服气啊,自己那么听话那么努力,为什么那么受人讨厌呢?真的想不通啊。也有同学知道了她最信任的好朋友投了她一票,从此两人绝交,此生没再说一句话。

高三毕业的那个晚上,我们全班吃散伙饭,我们八个人坐一桌,后来去美国那位姑娘没有参加散伙饭。我们很多人都哭了,其实考试下来之后,对对答案,是知道自己水平的,没错,他们七个人都知道自己考差了,平时不喝酒的姑娘们也一直喝酒,去了KTV该散的时候,抱头痛哭。我没哭,但是我有哽咽,我感觉这些一年以来跟我朝夕相处的人此生诀别,我们的路不再一样,我们的未来巨大变革,不是说我走上了康庄大道,而是他们的人生,多了浓重的一堵黑色。

事实如此,毕业快十年了,这些人我一次也没有见到过,也没有微信,也没有QQ(本来有,去年我发疯把QQ所有好友删掉了)!我不知道你们过得好不好?但是我还是要客套地告诉你们一句,希望你们走出这层阴霾,过得好。从朋友口中得知你们后来复读也没有考好,但是这个不重要,人生有很多种方法,希望我们都遵纪守法,早日过上我们想要的生活,如果再次重逢,我一定请你们喝一次大酒,多叫几个小姐多找几个帅哥来陪陪你们。我想念你们啊,你们还记得我们那年的六月四号晚上疯狂地撕书吗?我们用了一个五十几寸的电视机盒子,从六点开始撕书,撕到了九点五十。晚自习铃声一响,我们拖着上百斤重的箱子,来到走廊,当着全年级两千多人的面宣泄了情感,全年级开始谁都不敢,就我们敢,我们做了一回自己,你们快乐吗?那么多人关注着你们,那么大的吼叫声,那么大的纷飞伴随着一位校友点燃的礼花,那一刻,你们的青春绽放得如此灿烂!我个人猜想那是你们高中最轻松的夜晚,你们终于敢反抗了!

其实这件事儿也怨我,当时我要是去校长办公室投诉,去教委告状,也许你们也就不会一直坐最后一排,老师也就不会肆无忌惮出这个规定了。但是我当时不想考大学,只想混一年,我想找个宽敞的地儿睡觉,想找个稍微自在一点的地方不去影响其他同学学习,所以我妥协了。毕竟我一直深刻知道班上同学及其讨厌我,惊讶的是我得票居然不是第一名,给我一个第三名,瞬间就失去了乐趣了。如果你们当时勇敢一点,团结一点,结局完全是不一样的!

我的的朋友们可以帮我赞一下,我不知道我那位老师是否看我的,但是我知道我的那些最后一排的朋友们应该要看。我想顶上去让我的那位老师看到,我没有责怪他,事情出都出了,我也知道他并不会后悔那个决定。我只是想告诉更多的广大的人民教师(我自己曾经在小学当了两个学期的老师):

你们没有资格决定一个孩子的未来!

你们不能那么武断地判断一个人!!

你们不能在同学间挑拨他人内斗!!

你们不能不把同学当人,不当人!!

我不想和你扯师德,我也不想跟你讲你的成就和付出,我不恨你,因为我去了最后一排倒考好了。

我为那七位同学向你控诉!你赤裸裸地勾起了同学间的憎恨以及猜疑;你把人的自尊心洗刷得一败涂地;你的武断,真的给了他们莫大的伤害;老师,我想问您的是,如果您的儿子被其他老师这样子对待,你真的不打算跟老师理论或者记恨这个老师吗?我要去陪客户了,下次再讲!希望回了老家某一天,我们八个人能再次相拥,看到你们真的过得好,也许你们中的某一两个真的不知道我的是什么?不要紧,我会让你知道。

作者:Katy家怡

文章来自于知乎